-

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手裡有多少力量

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手裡有多少力量

房間裡,宋雲曉和黎子辰完全冇有擔心之前的情況,反倒是將注意力都放在了黎瑾澤的身上。

"澤兒,你冇事吧?我知道,離婚證你已經看到了,我很抱歉。是媽對不起你。對不起顧蔓蔓和孩子,如果可以解釋的話,我現在就可以去和顧蔓蔓做解釋。我相信她能理解,反而她反悔了,到時候不想離婚了呢?"

宋雲曉的眼裡泛起了希望的光輝:"哪怕是要我給她下跪磕頭認錯。我都願意,隻要她能好好的和你在一起,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,就夠了。"

黎瑾澤輕緩的拿起桌子上的離婚證,小心翼翼的放進了抽屜裡:"不用了,媽,這件事已經過去了,就算是你現在去找她,她也不知道你是誰了。現在的她既然都和我離婚了,估計和冷傲天的好事也不會遠。"

"我和她已經不可能了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,恭喜她,祝福她,看著她幸福。"

黎瑾澤的手緊緊的收緊,今天一看到這個離婚證,他幾乎是所有的魂都丟了,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直到剛剛聽到樓下有動靜,他纔回過神來,下樓檢視,才發現宋雲曉和黎子辰深陷困境。

黎子辰也收緊了小拳頭。似乎是已經想清楚了:"奶奶,算了吧,既然父親都這麼說了,我們也冇有其他的辦法了。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,不能讓黎家落到陳子韻和黎君陽的手裡。"

他堅定的說道:"還有,想辦法讓陳子韻同意和父親離婚。這條拖下去的話,對誰都冇有好處。"

"陳子韻能願意和澤兒離婚嗎?怎麼可能?"

宋雲曉顯得有些激動,當初陳子韻費儘千辛萬苦,終於嫁給了黎瑾澤。現在哪能就甘心和澤兒離婚?這件事顯然是不太可能。

黎子辰臉上浮現出了少許的認真:"所以纔要想辦法,父親,黎家的人幾乎都是黎君陽的人,我們的處境其實並不安全。"

黎瑾澤的眸子忽而落下,"不,不全是。我已經在慢慢的代換掉黎家的人了。將黎家的人,換成我們的人。"

因為突然之間換人的話,一定會引起注意,所以他們不能大手腳的換,不能讓黎君陽發現。他們能慢慢的換,小數量的換。

再說了,黎瑾澤身邊的忠士可是比黎君陽的人多多了,而且當初衷心於黎盟的人,如今都衷心的跟著他,保護他了,所以他手底裡的力量也算是不小。

他的眉頭深深的皺起:"但是我不清楚的是,黎君陽手裡有多少力量,包括陳子韻。"

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陳子韻和黎君陽的力量和在一起的話,還是不能小看的。所以,他擔心的就是這一塊。

再加上他所聽到的一些耳風和資訊,幾乎都是關於黎君陽的。

聽說當初反對黎盟主義,反對爺爺的仇人們,都自動站到了黎君陽的那邊,這樣一算的話,那力量可不算少啊!

正是因為猜不透黎君陽手裡掌握了多少的力量,所以黎瑾澤這邊,也是完全不敢貿然出手,生怕到時候,會出一個什麼意外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>>

"再等等看吧"黎瑾澤凝重的說道。

另一邊的房間裡,黎君陽似乎是還在懊惱之間的丟人事件,一肚子的氣冇處發泄,隻能是在房間裡錘著桌子。

房門輕輕被推開,夢娜的臉出現在了視線之中,她的手裡還端著一份涼茶:"二少爺。我可以進來嗎?"

黎君陽煩躁的坐在了沙發上:"進來吧。"

她迅速走進,將手裡的涼茶擺在了桌麵上,然後緩緩的從小壺子裡倒出了一杯涼茶。

"二少爺。喝點涼茶降降火吧,一直生氣的話,對身體很不好。"

黎君陽接過涼茶一口飲儘。清涼入口的涼茶彷彿真的帶走了不少的火熱情緒,他長舒一口氣,似乎是覺得舒服了一些。

"你也算是一個懂事的。"

夢娜繼而再次給他倒上了一杯涼茶,然後緩緩的說道:"二少爺應該最為保重的就是身體,隻要身體冇有出事的話,也就多出了許多了的把握。"

"行了,涼茶就放這裡吧,你出去吧,待會小韻來了看到你和我待在一起。又得生氣了。"

黎君陽招呼著她離開,心心念唸的都是陳子韻。

聽到他的話,夢娜整個人都為之一愣。然後緩緩的低下了腦袋,不甘心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瓣。

又是陳子韻!陳子韻到底有什麼好的!能讓黎君陽這麼惦記!

她的腦海裡閃過一絲算計的光芒,並冇有打算離開,反而是看向了麵前的男人:"二少爺,有件事,你可能還不知道呢。"

聽到她意味深長的話,整個人都安靜了下裡,似乎是在等著她的下文。

"哦?什麼事?你說說看吧。"

夢娜蹲在他的身邊,緩緩說道:"二少爺,你恐怕還不知道吧?大少爺,已經和那個什麼顧蔓蔓離婚了,就連離婚證都拿到了呢。我在想啊,大少爺和顧蔓蔓那個女人離婚,是不是打算重新拉攏少夫人,然後一起對付二少爺你啊!"

"這件事你怎麼知道?你怎麼知道黎瑾澤和顧蔓蔓離婚了?你不會是在騙我吧?"

黎君陽儲存了不少的懷疑,然後看向了夢娜問道。

夢娜連連搖頭:"不不不!二少爺,這麼重要的事情,我哪裡敢騙你啊!這件事,本來我也不知道的,因為剛開始離婚證是被夫人和黎子辰藏起來的,是少夫人帶著我去翻黎子辰的房間,才找到的離婚證。"

她繼續蠱惑:"而且當初離婚證我看的清清楚楚,就是寫的黎瑾澤和顧蔓蔓離婚,所以不會有錯。再說了,那是少夫人特意讓我去找的,怎麼能錯。也是少夫人把藏起來的離婚證故意拿給了少爺看,我想"

突然,夢娜就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故意做出一副說漏嘴的模樣。

她連連搖頭:"二少爺,其實這些事情,少夫人都不讓我說的!對不起,你千萬不要告訴少夫人,不然她一定不會放過我的!"黎君陽眉頭緊鎖,臉上儘是難以相信的神情

75tx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