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章ò一片空白的記憶

第一千三百六十章ò一片空白的記憶

冷傲天臉上露出了平靜的笑容:"也是,你能猜出來,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。是,離婚協議書是我一手策劃的,你也猜對了,我的確是想要模仿顧蔓蔓的字跡,想要代替她簽下名字。"

"然後辦理離婚,顧子琛。我知道,你或許會說我是一個很自私的人。但是你冇有想錯,我的確就是一個自私的人。我不能隻和顧蔓蔓結婚而不領證,這些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夫妻。"

他的眉頭緊鎖。隨之輕輕的歎出了一口氣:"所以,我必須得將這一切給做全。我不能讓顧蔓蔓恢複記憶,她會難受,並且。她如果恢複記憶的話,說不定就不會嫁給我了。就會重新選擇黎瑾澤了"

顧子琛輕歎一口氣:"我知道,ò我也能夠理解。但是你這樣的做法,是無效的。要是以後被查到了的話,那離婚就不算數了。而且,你這是欺騙媽咪,要是以後媽咪恢複了記憶的話,她一定不高興的。"

"顧子琛,你覺得,如果咱們都不提的話,甚至顧蔓蔓都很少能看到黎瑾澤了。她能恢複記憶的話嗎?冇準以後的餘生,她都能保持現在的狀態,好好的和我們生活下去。"

冷傲天緩緩的舒了一口氣,然後慢慢說道,其實他的心裡冇有底,他也不知道顧蔓蔓會不會恢複記憶,他隻是希望,顧蔓蔓不要恢複記憶。

顧子琛歎了一口氣,臉上儘是猶豫,他低下了眼眸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冷傲天說的有道理,但是黎子辰和黎瑾澤那邊

他彷彿是夾在了中間,十分的為難,又難辦,一開始,他十分堅定的要站在冷傲天這邊幫著他,但是現在,他卻開始猶豫了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。

他緩緩的站了起來,將抽屜裡的紙張給拿了出來,又打開了地上的紙團,才發現,紙上幾乎是寫滿了顧蔓蔓的名字,但是名字卻冇有一個是和顧蔓蔓的字跡相同的。

顧子琛坐在了書桌前,然後搖搖頭:"冷大叔,你這樣寫是不對的,這樣練下去的話,你練的時間再久,也練不出來。"

"我練了很久了,但是冇有辦法。還是模仿的不像。不過再給我幾天的時間,應該就足夠了。"

冷傲天也看向了麵前的紙張,臉上儘是平靜,其實他的心裡也冇底。

顧子琛的手敲在桌子上,給出提示:"冷大叔,你忘了重點。媽咪之前簽名的時候,用上了一個什麼工具?"

"工具?什麼工具?"他似乎是想不起來,想了半天。都冇能想出個什麼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顧子琛找出了一把直尺,然後放在了他的手裡。

冷傲天的眼睛一亮,這個時候,他纔想了起來,當時顧蔓蔓寫自己的名字的時候,就是用上了直尺。

他拿上了直尺,然後襬在了紙上,然後拿起筆,跟著直尺的直麵,跟著寫下了顧蔓蔓三個字。

雖然還是有些不太像,但是可以看的出來,依稀有了一些相似的痕跡。

他點點頭,然後繼續說道:"可以,我再連連,謝謝你,顧子琛。ò我原本還以為,你不會幫著我,冇有想到,你居然會幫著我出主意"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>>

這一點,他是真的冇有想到。畢竟顧子琛是黎瑾澤的孩子,他選擇留在了冷家,已經很讓他意外了,現在還願意幫助他,這就是更加讓他意外了。

顧子琛走出了書房,留下了冷傲天一個人依舊在房間裡奮筆疾書。

他的後背提著門,然後輕輕的歎出了一口氣,臉上儘是無奈。

"唉,黎子辰,對不起"

他聽的出來,剛剛的電話裡,黎子辰哭過了,他很為難,不知道應該幫誰,如果想讓黎子辰開心的話,他就應該讓媽咪和黎瑾澤在一起。

但是現在,媽咪自己選擇的人是冷傲天,所以,他必須得幫著媽咪,但是這樣。黎子辰就會傷心。

他的手掌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夾在中間的感覺,實在是不好受。

房間裡,顧蔓蔓再次拿著手裡的粉鑽戒指。然後閉上了眼睛,她似乎是想要想起一些什麼記憶,但是想了許久,都冇能想出一個所以然來。

一點點的記憶都冇有。她再次睜開眼睛,無奈的歎了一口氣。

"為什麼會一點都想不起來?我到底,忘記了多少事情?"

房門被輕輕的推開,顧子琛探出小腦袋:"媽咪,我可以進來嗎?"

顧蔓蔓迅速藏起了手裡的戒指,放進了抽屜裡,然後對著他招了招手:"進來吧,顧子琛。"

顧子琛利索的爬上,坐在了她的身邊:"媽咪,你在想什麼呢?"

"顧子琛,我想要知道,我以前的記憶。我想恢複記憶。但是冷傲天和嵐姐都反對我恢複記憶。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。"

顧蔓蔓皺起眉頭,似乎是十分的苦惱。

顧子琛在一旁貼心的問道:"媽咪為什麼突然想要恢複記憶?"

她的手捂住了心臟跳動的地方:"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什麼記憶都冇有的我,就像是一個感情全失的機器人。明明很多的人。我都覺得十分的熟悉,但是我就是想不起來他是誰,甚至以前的事情一點都不記得。這樣的我,總感覺少了很多的東西,我的腦袋裡,整天都是空白的。"

聽著她的話,他的小臉上彌留了不少的心疼:"如果,如果媽咪你以前的那些記憶,都是一些不好的記憶,不開心的經曆,你還會想要恢複記憶嗎?"

顧蔓蔓毫不猶豫的點下了腦袋:"我當然想,不管是不開心,悲慘的經曆,還有記憶,那都是我的過去。我現在就像是一張白紙,白的我自己都開始懷疑我是不是真的有過去。"

看著一臉認真的她,顧子琛也開始猶豫了下來。

他被夾在中間,彷彿一直都在猶豫。

媽咪想要恢複記憶,冷大叔不想讓媽咪恢複記憶。

太複雜了,這裡麵的情況。

顧子琛抱住了顧蔓蔓,手輕輕的拍在了他的後背上:"媽咪,沒關係的,現在想不起來就彆勉強了,萬一以後想起來了呢?"

顧蔓蔓低下眸子:"不知道為什麼,我覺得我現在做的選擇對了,但是又好像錯了"

75tx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