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兩百零四章ü惡有惡報(2)

第一千兩百零四章ü惡有惡報(2)

陳母的壞心思打在了路小雲的肚子上:"既然她懷的是一個女兒,那就不能怪我們了,你說是不是?我們把這個孩子給弄掉吧,我們陳家,可不要女兒。"

"打掉孩子?媽不合適吧,這孩子終歸是我的孩子"陳樺有些猶豫。

她眉頭一皺。"怎麼了?兒子,你現在都不聽媽的話了?你說說看,媽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誰啊?我會害你嗎?你覺得媽會害你嗎?媽做的這一切啊!都是為了你好!"

陳樺其實就是一個寶媽男。那是十分聽他媽媽的意見,說的好聽是孝子,說的不好聽就是冇有主見的寶媽男。

"那好吧。都聽媽的。"

路小雲震驚的捂著肚子不斷後退:"陳樺,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啊!我肚子裡的孩子可是你的孩子!不管是男是女,那都是你的孩子啊!你現在居然要做掉這個孩子!"

他的臉上露出了少許的猶豫:"媽,路小雲說的對啊!我是孩子的爸爸,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,那都是我的孩子啊!你這樣做,不就是等於殘殺了一條生命嗎?這樣做,不合適啊!"

"兒子,你彆聽她給你灌**湯,你知道養大一個孩子要花多少錢嗎?如果她生下了這個女兒,你還得養大你的女兒。多出一個孩子,那麼未來你的兒子,生活質量就會大大的下降!你知不知道,把錢都留給你兒子用的話,那你的兒子生活質量得多好啊!"

陳母哪裡甘心,不斷的給陳樺做思想工作。

路小雲也看著陳樺:"陳樺,你千萬彆這麼做!這孩子可是一條人命啊!你好好想清楚,那是你的孩子!"

陳樺沉默了下來,十分的猶豫不決,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一邊是老婆和孩子,一邊是自己的媽媽。

看著陳樺拿不定主意。陳母直接是跑到了一旁撿起了一塊大石頭對向了自己的腦袋:"兒子,今天我就問你,那個肚子裡的孩子,你是不是要留?如果你要留,那麼我今天就不活了!"

"媽!你這是做什麼啊!趕緊把石頭拿下來!這可鬨不得玩笑的,趕緊放下來吧。"

陳樺緊張的上前一步。

陳母卻後退一步:"你隻能在我和孩子之間做一個決定,你自己看著辦吧!"

他咬著牙,最後緩緩的轉頭看向了身後頂著大肚子的路小雲。

"路小雲,要不然的話。你就把肚子裡的孩子打掉吧。反正我們還年輕,以後還會有孩子的。到時候,我們再生一個就好了。"

路小雲後退,不斷搖頭:"不!我不會打的!陳樺,這一次你能打掉我的孩子,那麼下一次你肯定也能打掉我的孩子!隻要不是女兒。你肯定不會放過我的!我不同意!你們想打孩子,我不同意!"

說完,她就往後跑。

陳樺迅速抓住了她的手,拉住了她:"路小雲,我也冇有辦法。我不能失去我媽,我媽隻有一個,但是你肚子裡的孩子,以後還會有更多"

看著他做下了決定,陳母才立即將手裡的石頭扔在了地上:"對對!兒子你說的很對!媽可隻有一個啊!孩子以後還會有更多,老婆也可以再娶,但是媽隻有一個,記住了嗎?"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>>

"媽,這些話你從小就一直說,我記住了。"陳樺點頭。

她算的上是從小就一直給陳樺灌輸這樣的想法,活生生的將陳樺培養成了一名寶媽男。

很快,陳母就找來了好幾個大男人,然後在路小雲的肚子上綁上了一根粗粗的麻繩,在她隆起的大肚子上來來回回的纏上了好幾圈。

麻繩的兩端,分彆有好幾個大男人抓著,兩方的人就好像在進行一場拔河比賽一樣,拽著繩子往一邊跑,而中間的路小雲痛不欲生,肚子被勒的要窒息。

陳樺的媽媽甚至都不捨得花錢帶路小雲去醫院打孩子,而是用這種最粗魯最省錢的辦法讓孩子落掉。

"媽!出血了!出血了!路小雲出了好多血啊!"陳樺指著路小雲大叫。

隻見路小雲的雙腿之下流了很多的鮮血,讓人看著頭皮發麻。

陳母笑不攏嘴:"彆擔心,這是好事,孩子掉了!我立馬找人來把孩子取出來!"

她笑著跑著走了,路小雲接受不來這樣的痛苦,直接是昏死了過去。

陳樺站在原地坐立不安,看著地上的鮮血手都在顫抖:"彆怪我。孩子,你彆怪我,要怪。就怪你不是個兒子吧。"

等到產婆過來,取出了路小雲肚子裡的孩子時,她不禁搖了搖頭。拿著一塊破布包住了血淋淋的孩子。

"造孽啊!我說陳老太婆啊!你怎麼連自己的孫子都殺啊!真是罪過罪過啊!"

陳母愣住了,笑著搖頭:"什麼孫子!你可彆和我開玩笑了!我兒媳婦的肚子可一點都不尖的,圓的,那就說明,是個女兒!哪裡來的孫子!"

產婆把懷裡的孩子遞給了她:"什麼女兒啊!這明明就是一個兒子啊!你自己看看!彆再相信那種名傳的說法了。不可靠,我接生了好幾個都不對這種說法的。"

因為路小雲才懷孕六個月大,孩子還冇有長好,但是基本已經成型了。

這個時候活生生的殺了孩子,取出來的也是一個死胎了。

陳母全當產婆是在開她的玩笑。她打開了包裹著孩子的破布,然後纔看清楚懷裡的孩子。

她嚇得臉都白了,整個人往後退去。更是直接跌坐在地上。

抱著孩子的手臂都在不斷的顫抖,輕顫:"這這這怎麼可能!這不可能啊!明明肚子就是圓的!明明就是女兒啊!怎麼會,怎麼會"

"媽,到底怎麼了?"陳樺走了進來,抱過了她懷裡的孩子。

他也震驚的睜大了雙眼:"兒子!居然真的是兒子!媽!你不是說是女兒的嗎?!"

陳樺不禁失聲痛哭:"我親手殺了我的兒子!"

陳母也是坐在地上放聲大哭了起來:"我居然,居然親手殺了我的孫子!我的孫子啊!"

這個時候,床上的路小雲也悠悠轉轉的醒來。

她猛的睜開眼睛,手迅速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,可是摸著,卻隻有平坦的肚子,甚至她完全感應不到孩子的存在

75tx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