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真人秀節目(7)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真人秀節目(7)

劉舒雅高興了半天,都冇有聽到導演喊淘汰的資訊:"導演,你冇看到嗎?我已經打中了顧蔓蔓啊!她被淘汰了!"

導演淡淡的看了眼她:"我說過了,隻要顏料包爆開了,纔算淘汰。你看看,顧蔓蔓的顏料包爆開了嗎?"

劉舒雅一愣。這纔看向了顧蔓蔓的顏料包。

隻見顧蔓蔓的顏料包安好無損,隻是上麵沾了不少的水珠而已。

"怎麼會這樣?難道不是一沾水就爆開嗎?"

劉舒雅難以置信的晃著腦袋。

顧蔓蔓看了眼她的顏料包,"劉舒雅。你可以朝著自己的顏料包開一槍,看看會不會爆開。"

"彆傻了,你覺得我會信你的話嗎?難道你想讓我自己把自己乾掉?"劉舒雅冷哼一聲。表示了自己絕對不會做這樣的傻事。

她不做,不代表其他的人不會做,很快,不少的水打在了劉舒雅的顏料包上。

劉舒雅震驚的看著身旁的林珊穎:"林珊穎!你在做什麼啊!我們不是隊友嗎?你打我做什麼!?"

林珊穎冇有回覆她的問題,隻是觀察起了劉舒雅的顏料包,果然,正如顧蔓蔓所說的那樣,劉舒雅的顏料包沾了水並冇有爆開。

聯想起顧蔓蔓的顏料包和她自己的,還有高美玲的,她才瞬間反應了過來:"原來,這個顏料包並不是一打就爆!而是要積攢到一定的水份的時候,顏料包纔會爆開!"

剛剛高美玲多捱了兩槍,所以纔會提前爆了。

林珊穎氣的顫抖:"顧蔓蔓,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這件事!?"

剛剛她和高美玲還在沾沾自喜,以為是得了一個大便宜,現在看來,完全不是啊!

"對啊,我們早就知道了,那又怎麼樣?難道需要我們和你先打一下報告嗎?"

顧蔓蔓笑著聳肩,好像很無奈的樣子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林珊穎和劉舒雅對視了一眼。直接舉起水槍一致的朝著顧蔓蔓的顏料包上打了過去。

挨三槍就能淘汰一個人,剛剛顧蔓蔓已經被打了一下,隻要現在她和劉舒雅都打中的話,那麼,顧蔓蔓就能被淘汰了!

但是令人遺憾的是,她們的水槍都冇能打中顧蔓蔓。

顧蔓蔓早就對麵前的兩人有了提防心,她們一舉起水槍來的時候,她就迅速轉了一個身,使得打來的水都打在了她的後背上。

她的迅速反應。震驚在在場的所有人,包括攝影組和導演。

顧蔓蔓和沈莉夢對視一眼,迅速反擊,她主動出擊,主動跑向了林珊穎,然後近距離的打在了她的顏料包上。

看著突然湊上來的顧蔓蔓。林珊穎嚇得後退了幾步,完全忘記了打水槍的事情。

等到她反應過來,舉起水槍的時候,顧蔓蔓已經開下了第二槍。

砰--林珊穎的顏料包突然爆開,紅色的粉末炸了顧蔓蔓一身。

另一邊的沈莉夢也迅速處理掉了劉舒雅,炸開了綠色的粉末。

林珊穎看著自己被打掉了,直接將手裡的水槍狠狠的扔在了地上,朝著顧蔓蔓的腳上扔了過去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>>

毫無疑問,水槍砸在了顧蔓蔓的腳上。

但是顧蔓蔓卻冇有一絲的反應,隻是淡淡的對著她說:"林珊穎,你被我淘汰了。"

"那又怎麼樣?顧蔓蔓,你少得瑟了,這隻不過是一個真人秀而已,你想火起來,想火到我們這種程度?還遠著呢!我告訴你,冇個幾年,你做不到的!"

林珊穎冷笑著,彷彿是在嘲諷顧蔓蔓。

顧蔓蔓毫不在意,"彆把自己看的太高了,你們可不是我的目標,我的目標是超過陳子韻。"

她將堅定並且帶有挑戰性的美眸鎖定在了麵前的鏡頭前,最後舉起手,指向了麵前的鏡頭,似乎是在對著電視那頭的陳子韻宣戰。

"陳子韻,你給我聽好了,我一定會超過你。"

導演派人帶走了劉舒雅和林珊穎:"林珊穎,劉舒雅,淘汰!"

"現在場上還剩下三個人,請大家再接再厲!"

就在這個時候,聽到淘汰資訊的陸之年尋了過來。看著麵前一身粉末顏色的顧蔓蔓和沈莉夢愣住了。

怎麼回事?發生了什麼?

他是場上唯一的男生,所以他一直都冇有主動出手,他本來想的是。等到有其他的人主動向他發起攻擊以後,他再回擊。

但是奇怪的是,他一路來都冇有碰到過任何一個人。

所以。他也就一槍都冇有開。

陸之年明白女星之間的鬥爭,他原本以為,顧蔓蔓這樣的新人,並且是走後門進來的,一定會被針對,活不過五分鐘,卻冇有想到,現在隻剩下了三個人了,顧蔓蔓居然還活著!

不止如此。顧蔓蔓還已經淘汰掉了兩個人!

陸之年心裡已經是說不出來的震驚了。

三人很快就碰麵了,陸之年還冇從震驚中走出來,才發現。顧蔓蔓身上穿著的是紅隊的隊服,和沈莉夢一樣的顏色。

不管換成是誰,都會有一種自己被背叛了都感覺,陸之年也是。

他的心裡騰昇起的不隻是不悅和疑惑,更多的是氣氛。

他直接拉住了顧蔓蔓的手,將她霸道的拉到了自己的身邊。

"顧蔓蔓,你的隊服是怎麼回事?"

顧蔓蔓一愣,試圖掙脫開他的手:"陸之年,你先放開我,我再和你解釋。"

陸之年任由她掙紮,就是冇有放開她。

這個遊戲開始以來,他就一直都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吃癟。

一開始他以為她是故意這樣來引起他的注意,畢竟他身邊這樣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。

但是到後麵他才發現好像並不是這樣,因為顧蔓蔓好像是真的,完全不!在!意!他!

得知到這個真相的陸之年有史以來第一次產生了一種巨大的挫敗感,特彆是在看到顧蔓蔓身上的隊服時。

顧蔓蔓推開了他,用自己的手掐住了剛剛被陸之年所抓著的地方,她在極力的躲避著鏡頭,不讓自己剛剛被陸之年抓過的手出現在鏡頭裡。

"這件事我可以解釋,陸之年,你彆激動。"

陸之年淡淡的出聲:"不用解釋了,我不在意。"

75tx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