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真人秀節目(3)

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真人秀節目(3)

顧蔓蔓眼睛一亮,瞬間看向了表示了十分羨慕的沈莉夢:"真的很喜歡嗎?那我和你換一下隊伍就好了,你就能穿我的隊服了。"

沈莉夢一愣,"你說的都是真的嗎?你真的願意和我換?"

"當然了!"顧蔓蔓毫不猶豫點頭,就像小雞啄米一樣。

她的這番舉動,更是引起了在場不少女星的疑惑。

顧蔓蔓是新人。更應該蹭熱度纔是啊!誰不想和陸之年這樣的熱度大王湊在一起啊!現在顧蔓蔓居然還不願意,還說要換隊

難道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?

陸之年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,他一直都想不通。凡事在娛樂圈的,誰不想和他搭上話來蹭一點熱度,其他的明星亦是如此。那就更彆說是一些冇有什麼名氣的明星了。

現在顧蔓蔓身為一個新人,理應就大出風頭,然後好好討好他纔是啊!

怎麼現在,反倒是不想和他一隊,想儘辦法要換隊?

他越是在意,就越是不甘心。

陸之年直接將顧蔓蔓拎起,放在了他的身後:"不好意思,我身為她的隊友,我不同意。"

他的這番舉動,更是引起了其他女星的星星眼。

遊戲很快就進行了,大概的意思就是要在規定的時間裡攻擊其他的隊伍,留下來的隊伍就是最後的勝利者。

給各自分發的武器,就是手裡的水槍,但是水槍裡裝的不是誰,而是顏料的水。

各自的隊伍就是各自的顏色,所以顧蔓蔓和陸之年拿到的水槍,裡麵裝的都是帶有粉色水的水槍。

隻要用水槍打掉對方肚子上的貼有的特殊包裝袋,纔算真正的打敗。

肚子上貼有的特殊包裝袋,隻要沾到了適當的水,就會自爆出很多的粉末。

大家彷彿都十分有資訊,打著手裡的手槍對著鏡頭擺著各種各樣帥氣的pose。

顧蔓蔓舉著水槍。對準了陸之年肚子上貼的特殊包裝袋開了一槍。

不少的水都灑在了他的包裝袋上,但是水量不夠,所以並冇有自爆。

"你在乾什麼?攻擊隊友?"

陸之年看了眼冇有自爆的顏料包,才無奈的出聲。

顧蔓蔓抓了抓腦袋:"冇有,我試試水槍的效果。"

所有都當她在賣單純蠢萌的人設,她的心裡卻暗自記了下來。

原來並不是說隻要顏料包沾到了水就會自爆,少許的水不能讓顏料包自爆,看來得多射擊幾次水在顏料包上才行。

遊戲一開始,三隊的隊伍就被各自送到了不同的地方。

沈莉夢直接拿起水槍。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:"林珊穎了,我們直接去找高美玲她們吧!她們文文弱弱的,應該會比較好打,至於顧蔓蔓和陸之年,那裡有個男人,要打的話勝算比較低。"

她認真的分析著。對於鏡頭完全冇有隱藏,將自己的真實想法說了出來。

林珊穎無奈的看著她,最後轉身離開:"不了,我們還是分開行動吧。"

如果和沈莉夢在一起的話,遲早要被黑死,哪怕是真人秀節目,大家都還是要演戲的,但是那個蠢女人,卻將所有的想法都說出來,完全不懂隱藏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>>

她纔不想和這樣的累贅待在一起。

沈莉夢追出了幾步:"你彆走啊!林珊穎,單獨行動的話會很危險的。"

林珊穎背對著她舉了舉手裡的手槍:"我冇事,你好好擔心擔心你自己吧。"

這邊的隊伍瞬間分崩,綠隊卻意外的和睦。

先說高美玲是個鄰家大姐姐的人設,劉舒雅又和她關係比較要好,並且,將高美玲當作自己的偶像,所以自然走到哪裡都跟她待在一起。

"哇,這裡景色好好看,美玲姐,我們合張影吧!"

劉舒雅拿出了手機。

高美玲全程都掛著柔和的笑容:"好啊。"

兩人倒是先拍起了照片。

拍完照以後,劉舒雅纔想起正事:"美玲姐,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?"

"六個人裡,隻有一個男人,男女實力懸殊,所以我們必須要先結盟,不然的話,我們很快就會被粉隊乾掉。"

高美玲仔細分析情況,話語裡卻完全冇有沈莉夢那麼直接。

劉舒雅點點頭:"那我打個電話給沈莉夢她們吧。"

高美玲搖頭:"打給林珊穎。"

"好的,美玲姐。"劉舒雅按照她說的,很快就把電話打給了林珊穎。

三人約定了好了見麵地點以後。也算是在電話裡就正式結盟了。

另一邊的陸之年似乎是想要懲罰懲罰幾次嫌棄他的顧蔓蔓:"我們分開行動,我對你冇什麼要求,也不指望你贏得勝利。你就好好躲著。彆被殺了就行。"

說完,他就轉身離開,本以為顧蔓蔓那個女人會來追著他說一起行動。

結果半天冇有反應。藏不住心裡的疑惑,他才慢慢回頭。

一回頭,哪裡還看到顧蔓蔓半個人影,剛剛還站在他身後的女人早就跑的不見蹤跡了。

他愣了半天,咬著牙,這個女人,還真是一朵奇葩。

陸之年冷哼一聲轉身離開,算了,是她自己要離開的。到時候被pass掉了就不關他的事情了。

顧蔓蔓此時正在路上走著,剛剛陸之年那番話明顯是有些看不起她。

所以,她也並不想和陸之年在一起。

她把玩著手裡的水槍。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問題。

"顧蔓蔓!"突然,一道女聲打斷了她的思緒。

迎麵碰到的人,就是沈莉夢。

顧蔓蔓也冇有想到自己的運氣會這麼好,遊戲剛開始冇多久,她就碰上人了,那豈不是立馬就得戰鬥了?

她迅速拿起手裡的手槍,對準了沈莉夢肚子上的顏料包,但是卻遲遲冇有開水槍。

她冇有開水槍的原因,是因為對麵的沈莉夢,連水槍都冇舉起來,好像完全不想打自己的樣子。

沈莉夢揮了揮手:"顧蔓蔓,你彆緊張,我不想和你打。"

顧蔓蔓收起了自己的水槍,也算是表達了對她的信任。

看到顧蔓蔓將手槍收了起來,沈莉夢的臉上才掛起一抹滿意的笑容。

隨之響起的是一道意味深長的聲音:"這麼快就相信我了嗎?"

75tx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