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凱西壓製了許久的情緒彷彿也是一瞬間爆發,她甩開了黎子辰的手。

“為什麼?明明被傷害的人就是我!為什麼是我一直在忍讓!我們家纔是受到了最大傷害的那個家庭好嗎!?”

黎子辰他儘力的安撫著她的情緒:“我追到,你彆難過了,我們一定會找出所有的真相。”

傑克也走到了她的身邊,“凱西,你彆哭了。以後我會好好保護你的,就像小時候一樣。”

看著流下眼淚的她,他不禁伸出手去擦她臉上的眼淚。

她拍掉了他的手,“滾開,彆碰我!”

傑克一頓,最後還是將手給縮了回來,安靜的低下了腦袋。

這邊的顧子琛也在極力的安撫著大誌的情緒:“大誌,你諒解一下,她也是家庭受到了重創,纔會說出這樣的話來。”

大誌彷彿是明白了一些什麼:“顧子琛,意思是說,胖虎叔叔傷害了那個女孩子的家庭嗎?”

“也不是這樣的意思,但是也不能說完全沒有聯絡。所以,我們才需要見到胖虎叔叔,好好的詢問詢問他纔是,你明白嗎?”

顧子琛耐著性子解釋著。

大誌點點頭,“我明白,顧子琛,我相信你。我現在就繼續帶著你們去找胖虎叔叔。”

幾人整理好情緒,這才重新上路。

走了許久之後,才走到了衛生所的地方。

衛生所幾乎都不在貧民窟的管轄範圍內,幾乎隔得很遠,所以這裡也很少有人鬨事。

衛生所占地麵積不大,隻有小小的一塊,幾乎也就隻有六十平方米左右,一個小房間裡擁擠的擺放著幾個小床,還有不少可以掛吊瓶的柱子。

大誌帶著顧子琛幾人穿過了衛生所,直接到了注射的房間裡。

房間裡幾乎冇有什麼多餘的人,隻有兩個人。

病床上躺著一個小女孩,她的手背上插著針管,針管所連接第地方就是兩瓶藥水。

病床旁,坐著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,男人的眼睛裡儘是病床上的小女孩,就這樣一直看著她,從未轉移過視線。

“爸爸,好痛啊,我的頭好痛啊。活著真的太痛苦了,為什麼我和彆人不一樣?為什麼我要這麼痛苦的活著?”

小女孩流著眼淚看著身邊的男人,眼角滑下兩行清淚,可以看的到是她的皮膚特彆的白,白到讓人覺得可怕,不止如此,她的一頭短髮都是白髮,看起來讓人覺得有些害怕。

聽到她的話,男人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,高大的身軀都在顫抖著:“胖妞,我不許你這樣說!爸爸會陪著你的,你放心,你一定會好起來的,到時候,你就可以和正常的孩子一樣了。”

說著說著,男人的聲音都哽嚥了起來:“你可以和他們一起玩耍,一起跑,一起鬨,做你想做的事情……”

“爸爸,是真的嗎?可是這樣的話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,那爸爸你說,我什麼時候能好啊?”

病床上的女孩子的眼裡彷彿又帶上了希望,儘管這樣的話她已經聽過很多遍了,但是她還是相信。

與其說相信,不如說是太期待了,太期待自己的病能好,能像其他的正常孩子一樣,所以纔會一次又一次的相信。

“快了,很快了,相信爸爸。”男人將臉埋進了她的小手裡,泣不成聲。

胖妞點著腦袋:“嗯,爸爸彆哭了,我都快好了,你怎麼還哭啊?”

“爸爸這是高興的哭。”男人強忍著淚水笑著。

小女孩露出了幸福的笑容:“爸爸真是一個笨蛋呢。”

大誌探出了腦袋,“胖虎叔叔。”

胖虎一回頭,看向了大誌:“大誌,你來了,怎麼了?找我有事嗎?”

“不是我,是他們找你有事。”大誌指向了身後的顧子琛和黎子辰一行人說道。

胖虎愣住了,“他們?他們不是我們這裡的人吧?”

他隻是看了一眼顧子琛幾人身上的裝扮,就立即反應了過來,這些都是城裡的孩子。

“嗯,聽說他們專門過來找你的。”大誌點點頭。

胖虎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手攬著大誌坐在了病床旁:“大誌,你陪陪胖妞,我去去就來。”

大誌連連點頭,“好的,胖虎叔叔。”

胖虎從顧子琛幾人身邊走過,“不是有事要說嗎?出來說吧。”

顧子琛看了眼大誌,然後跟在了胖虎的身後,一同走出了衛生所。

看著胖虎和顧子琛一行人離開了以後,大誌才偷偷的從口袋裡拿出了好幾根的棒棒糖遞給了胖妞。

“胖妞,我這次來給你帶了好吃的,你知道這是什麼嗎?這是棒棒糖,很甜的!吃了這個以後,你就不怕吃那些苦苦的藥了!”

胖妞看著他手裡的棒棒糖,眼睛都亮了起來:“真的嗎?”

“當然了!你試試看!”大誌立即打開了一個棒棒糖的包裝袋,然後將裡麵的糖果拿了出來,送到了她的嘴邊。

胖妞看著眼前的棒棒糖,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奢侈品一般,躍躍欲試又不捨嘗試。

“大誌哥哥,你能幫我把這個棒棒糖敲碎嗎?”

大誌不解的看著病床上瘦弱如柴的小女孩:“敲碎?敲碎做什麼?”

“大誌哥哥,你就按照我說的做吧。”她一再堅持。

他不忍拒絕她,最後還是將手裡的棒棒糖拿在地上敲碎了,直到一根完整的棒棒糖被敲碎的隻有一小塊一小塊的時候,他纔拿了起來。

“都碎成這樣了,還怎麼吃啊?”

胖妞伸出手拿起一小塊小心翼翼的放進了嘴裡,感覺到嘴裡化開的甜味,她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“這樣的話,一根棒棒糖,我就可以吃很久了。每次吃完藥,我就吃一小口,這樣的話,就能省著一點。”

看著她的樣子,大誌也十分的心疼,他吞了吞口水:“你彆這樣,以後我還會想辦法給你弄好吃的來的,不用節省。”

他的餘光時不時看著棒棒糖,他也隻是個孩子,對於這種零食和棒棒糖,冇有抵抗力,可偏偏,他就要裝作不感興趣的樣子。

“大誌哥哥,你每次都給我帶那麼多的好吃的,我已經很感動了,以後,有好東西,你還是留著自己吃吧。”

說著,她就將手裡的還未拆開的棒棒糖全部遞到了他的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