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故意誤導

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故意誤導

聽著陳子韻的問話,黎君陽再次看了眼自己的手機,皺起了眉頭。

"殺手隻發了一條資訊來,說已經解決掉了顧蔓蔓,至於那兩個孩子,到現在都還冇說過。"

陳子韻皺起眉頭,"會不會是失敗了?所以纔沒說"

他的手在她的後背上輕拍幾下,"放心。他可是一個殺手,怎麼會搞不定兩個孩子?你的擔憂是多餘的,顧蔓蔓死了,你覺得那兩個小孩能倖免嗎?"

她拿過手機。直接撥打回了殺手的電話。

可是電話卻是處於關機的狀態,根本就打不通:"電話關機了,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?"

"哪有這麼多的意外可以出?放心吧,顧蔓蔓和她的孩子肯定都死了。就算出了小小的意外,孩子冇死,也沒關係。"

黎君陽拿走了手機,倒是十分的有把握。

她卻不能放心,"怎麼會沒關係,萬一查到了我們的身上,那兩個孩子回來了,那我們不就慘了嗎?"

"不會的,我讓殺手故意傳遞假的資訊,讓他表明自己的身份是被黎瑾澤派去的。就算孩子冇死,他們也隻會知道,殺手是黎瑾澤派去殺害他們的,到時候,他們記恨的人,可是黎瑾澤啊!所以,他們怎麼會回來找黎瑾澤?"

他臉上掛著壞笑,"到時候,隻怕是記恨黎瑾澤吧?"

陳子韻一愣,臉上的擔憂漸漸被笑聲所代替:"黎君陽,你可真厲害,將後路都給全部想好了。"

的確,黎君陽留了這麼一手,哪怕那兩個孩子冇死,威脅性也小了許多。

黎君陽抱住了她,在她的臉上親了親,手也嫻熟的摸了上去:"我做的這麼好,你是不是得給我一些獎勵?"

"你瘋了?我現在懷孕才兩個月,如果我們發生關係的話。孩子很容易流掉的。"

陳子韻推開了他,拒絕的搖搖頭。

他抓住了她一縷髮絲,"我可以不走下路,走上路。"

說完,他的視線就停留在了她的嘴巴上。

房間裡,隻見地上一片混亂,衣服被扔的到處都是,沙發旁的地毯上跪著一個女人,女人麵前正站著一個男人,兩人保持著極為不正當的姿勢。

男人的手緊緊的抓住了女人的難道,臉上多出來的儘是隱忍:"再快點。"

女人的腦袋不斷前後晃動,似乎是在做著某種不為人知的運動。

很快。男人一個往前,牛奶飛出

結束完之後,黎君陽無力的躺在沙發上,陳子韻則是拿著紙擦拭著嘴巴。

"小韻,你說我們兩的孩子,萬一是男孩該怎麼辦?"

陳子韻擦著嘴的動作一頓,"不行!孩子必須是女孩!"

因為陳安好是女孩,她隻有生下了女孩。纔有機會成功的偷天換日,不被人發覺。

如果是男孩的話,那麼這一切都無法再繼續下去了。

"你彆衝動,我隻是問問而已。"黎君陽不由得的笑了笑,繼而問道,"那如果,真的是一個男孩該怎麼辦?"

他很想知道,如果孩子和利益起了衝突,陳子韻會如果抉擇?

陳子韻扔下手裡的紙,臉上多出了幾分的冷意:"那孩子就冇有必要存在了,我會製造意外流產的現場,然後,我們再想辦法懷上孩子,直到懷上了女兒為止。"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>>

聽著她的話,黎君陽卻沉默了下來,一開始,他和陳子韻的想法是一樣的,一樣的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。

但是現在,他卻不想這樣了。因為他愛陳子韻,陳子韻肚子裡的孩子又是他的孩子,他不能允許自己的孩子出現任何的意外,不管兒子還是女兒。

但是同時他也知道,陳子韻一旦下定了決心,那麼誰也改變不了,包括他。

"真希望孩子是一個女孩。"他不由的歎了口氣,最後隻能保佑她肚子裡的孩子是一個女孩。

話音剛落,突然就傳出了一陣孩子的哭啼聲,突如其來的聲音,倒是把黎君陽給嚇了一跳。

陳子韻格外平靜,完全不為所動。

他站起,在房間裡尋找了起來,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:"哪裡來的哭聲?小韻,你不會將顧青青的孩子藏在了這個房間裡吧?"

她站起,最後走到了書櫃麵前,書櫃上有許多許多的書本,看起來讓人覺得有些眼花繚亂。

她推開了一本最不顯眼的書本,低下就露出了一個開關一樣的按鈕。

摁下摁鈕,下一秒,書櫃就漸漸的挪動了起來,最後居然打開了一扇門。

黎君陽跟著陳子韻從書櫃打開的門外走了進去。纔看到裡麵居然還有一個小房間。

小房間看起來不大,有足足50個平方,住下一個孩子綽綽有餘。

搖籃裡躺著一個女嬰,那就是顧青青的女兒。陳安好。

陳子韻走到了搖籃的旁邊,隻見女嬰一看到陳子韻,就更是放開了嗓子哇哇大哭,比起之前的哭聲更加大更加刺耳。

女嬰彷彿帶有靈性一般。唯獨排斥陳子韻。

陳子韻不耐的拍了拍女嬰的身體,"好了好了,不要哭了,很吵。"

女嬰更是哭的厲害,手腳在空中不斷的飛踹,像是要趕走陳子韻一樣。

黎君陽看著這個樣子的女嬰笑了笑,"小韻,這個孩子好像很排斥你。"

"排斥我!陳安好,你給我聽好了,我纔是你的媽媽!你要是以後再敢對我這樣,信不信我打死你!"

她揚起手毫不客氣的打在了女嬰的身上。

女嬰縮了縮身子,哭的更是厲害。

黎君陽攔住了她。"你乾什麼啊!這還隻是一個孩子而已,她哪裡聽的懂你說的話?好了好了,彆和孩子置氣了,我來吧。"

他抱起搖籃裡的女嬰。不斷的哄著:"乖乖,不哭了啊!"

黎君陽對著女嬰做鬼臉,很快,剛剛還哭鬨不止的女嬰瞬間笑了起來。

看著這一幕,陳子韻若有所思。

以後她要利用陳安好在黎家打下基礎,她就是陳安好的媽媽,陳安好一直排斥她,這可不妙。

這麼想著,她就朝著黎君陽伸出手:"把孩子給我抱,我來試試。"

"你確定嗎?"黎君陽看了眼懷裡笑著的女嬰。

她不悅的點頭:"廢話!"

陳子韻從黎君陽懷裡接過孩子,不過數秒,剛剛還笑著的孩子瞬間哇哇大哭

75tx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