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零一十八章我就不信黎瑾澤不會愛上我

第一千零一十八章我就不信黎瑾澤不會愛上我

黎瑾澤離開酒店以後,就找到了陳誌明。

兩人一同沿著酒店外一路找了很久。

"總裁,我們這麼找也不是辦法啊!完全就是漫無目的的找,這樣找下去的話,也找不到顧蔓蔓。"

陳誌明停下腳步,擦了擦額頭上的大汗。

黎瑾澤一頓。握緊了拳頭:"爺爺為了提防我,將我的勢力都給帶走了。我現在除了你之外,找不出第二個人能幫著我一起找了。"

黎盟擔心會出意外。所以今天離開酒店的時候,就帶走了所有跟著黎瑾澤的人,隻留下了一個陳誌明。

所以。他已經抽不出人手了。

而在黎家,隻要黎盟還在,他就拿不到真正意義的實權,所以,他根本就冇有辦法派出自己的勢力去尋找顧蔓蔓。

一切的後路都被黎盟卻斷,他能做的,隻有靠著兩條腿去找。

"總裁,那我們繼續找吧!"陳誌明重新鼓起信心,再度找了起來。

兩人就這樣循著街道找了一圈又一圈,一路找去,整整找了一個晚上

天漸漸亮起,房間裡,陳子韻滿意的抱著身旁的男人,閉上的眼睛裡滿是高興。

她的嘴角漸漸蕩起,現在,她已經成功的和黎瑾澤發生關係了。

就算黎瑾澤心裡還有顧蔓蔓,也改變不了什麼了。

就算現在顧蔓蔓回來了,也改變不了什麼了,她就是黎瑾澤的妻子!黎家的兒媳婦!

"老公,早上了,我們起來去吃點東西吧。昨天都冇怎麼吃東西。有些餓了呢。"

說著,陳子韻就漸漸坐了起來,然後睜開了眼睛。

一睜開眼睛,她想象中黎瑾澤的臉冇有出現,反倒是看到了黎君陽。

她愣了愣,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,她連連擦了擦眼睛,再重新看了過去。

可是出現在她眼前的人,還是黎君陽。而不是黎瑾澤。

她發出一陣尖叫聲,直接將黎君陽給一腳踹下了床:"啊啊啊啊!黎君陽,怎麼會是你!怎麼會是你!黎瑾澤呢!?你把黎瑾澤弄到哪裡去了!?"

黎君陽從地上爬了起來,然後站在了床邊,淡淡的看著陳子韻:"從一開始,就冇有黎瑾澤。"

她難以相信。抱著自己的腦袋瘋狂大叫:"怎麼可能會冇有?!怎麼可能,我明明就記得非常清楚!昨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人,就是黎瑾澤!你怎麼會說黎瑾澤就冇進來過!?"

"騙子!騙子!你快點告訴我!告訴我黎瑾澤去了哪裡!?肯定是你將黎瑾澤藏了起來!肯定是你!"

黎君陽看著眼前的她,這才緩緩走到她的身邊,安撫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"陳子韻,我冇有騙你。昨天黎瑾澤離開了酒店以後就冇回來過,我擔心你的情況,纔會回來看看。結果看到你喝醉了躺在地上,我就將你抱上了床,結果你將我當成了黎瑾澤"

他不再說話,後麵發生了什麼,他們兩個心裡都很清楚。

陳子韻一頓,好像是想起了什麼。的確,昨天,昨天黎瑾澤是離開了房間,她開始喝酒,然後喝醉了

再到後麵,有人進了房間。

她拍了拍腦袋,迫使自己想起昨天到事情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>>

然後,進來的人是黎瑾澤。

她的記憶重新清楚了一遍,不!進來的人不是黎瑾澤,那是黎君陽的臉。

陳子韻彷彿五雷轟頂,跪坐在床上,久久不能回神。

是真的,昨天,進來的人真的是黎君陽。

而她,也是真的將黎君陽給當作了黎瑾澤,然後和他

"不!怎麼會這樣,怎麼會這樣不應該是這樣啊!"

說著說著,她就哭了起來。

黎君陽輕聲安慰:"小韻。你彆哭了"

陳子韻直接推開了他:"你滾開!彆碰我!你為什麼要纏著我!為什麼總是陰魂不散的跟著我!我現在好不容易嫁給了黎瑾澤,你為什麼要出現,為什麼要和我你現在讓我怎麼辦!?"

她捧住了腦袋:"我該怎麼辦!如果讓黎家的人知道了。那麼他們肯定不會再接受我了!到時候我就會被趕出去"

黎君陽抱住了她,"你跟我走吧,陳子韻。我答應你,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,好嗎?"

"不!不!我不會和你走的!你做夢!我是黎瑾澤的妻子,我是黎家的兒媳婦!我不走!"她連連搖頭,不斷的推開抱著她的黎君陽。

黎君陽臉上儘是痛苦:"就算你知道黎瑾澤不愛你,你還是要留在他身邊嗎?留在黎家嗎?"

"對!我就要留下!我就不信黎瑾澤不會愛上我!"陳子韻咬著牙。

最後,他隻能是失落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,"等會,我會去將所有的監控錄像都給刪除。這樣,就不會有人知道我來過了。你也不用擔心我們的事情會被髮現。"

聽著他的話,陳子韻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"黎君陽。你真的不會去和黎家的人告發我嗎?"

他搖頭,穿上外套黯然離開:"我怎麼會去告發你?隻要你想得到的,我都會幫你得到。"

"陳子韻,我會一直等你,等到你願意跟我在一起。"

黎君陽離開以後,陳子韻整個人才鬆了一口氣。

他說過會刪除所有的監控記錄,那麼就不會有人能看到他們昨天的事情了。

她要做的就是趕緊將現場給收拾收拾。

陳子韻剛準備起身收拾的時候,房門已經被推開了。

其中走進來的人就是宋雲曉,"那個小韻,你還好嗎?"

陳子韻來不及收拾,整個人都鑽進了被子裡:"媽,我很好啊。"

宋雲曉看了眼混亂不堪的房間,一副驚訝的模樣。

這房間怎麼會變成了這樣?難道澤兒昨天真的和陳子韻

她坐在床邊,"小韻啊,看來你和澤兒已經經曆過房事了是嗎?"

她試探的問道。

陳子韻一頓,縮在被子裡的暗自握緊了起來。

宋雲曉來的太不是時候了,她剛剛準備收拾的來著,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的地步了。

這樣的場麵怎麼解釋都會引起人的懷疑,到時候黎家的人要是懷疑到了她和黎君陽的身上就不好了。

隻能認下了。

陳子韻故作嬌羞的點點頭:"是的,媽,我和黎瑾澤昨天晚上的確已經"

宋雲曉看了眼空蕩蕩的房間:"原來是這樣,那澤兒呢?怎麼不在房間裡?"

75txt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