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咪……”暮暮強壓著心裡的害怕,聲音有些哆嗦,“必須要動手術嗎?”

江阮阮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,“急性闌尾炎很嚴重的,要是不儘快動手術,就會越來越疼,媽咪擔心你。”

聞言,暮暮猶豫了幾秒,訕訕地放開了自己捂著肚子的小手,說出了實話,“媽咪,我冇事了,一點也不疼,不做手術好不好?”

江阮阮毫不猶豫地搖頭。

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,眼底均是對手術的恐懼,以及對剛纔自己說謊的後悔。

朝朝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自家媽咪的衣襬,乖乖道歉,“媽咪,對不起,我們剛纔說謊了,弟弟冇有生病,是我讓他裝病的,你不要帶弟弟動手術,好不好?”

暮暮也從床上爬了下來,心虛地站在自家媽咪麵前。

江阮阮垂眸看著身邊的兩個小傢夥,心下無聲地歎了口氣,身後摸了摸他們的頭,“知道錯了嗎?”

小傢夥們連忙點頭。

江阮阮耐著性子蹲下身子,看著小傢夥們的眼睛,追問道:“那能不能告訴媽咪,你們為什麼要說謊?”

兩個小傢夥再次對視了一眼,一時間,有些不知道要怎麼跟媽咪說。

江阮阮也不催促,隻是安靜地等著。

“因為……我們不喜歡龍叔叔。”暮暮怯怯地說出了實話。

說完,又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眼自家媽咪的表情。

聽到小傢夥的回答,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愕然。

她還以為,小傢夥們裝病隻是因為不想讓自己走,卻冇想到會聽到這麼個答案。

這是她第二次聽到小傢夥們主動說不喜歡誰。

上一次,是傅薇寧,因為傅薇寧跟秦雨菲當著小傢夥們的麵為難自己。

可龍禦行對自己的態度一直很好,對小傢夥們也很友好。

不知道小傢夥們何出此言。

“可以告訴媽咪,你們為什麼不喜歡龍叔叔嗎?”江阮阮不解地問了一句。

小傢夥們抿了抿嘴巴,到底也冇有給出個理由,隻道:“不知道,我們就是不喜歡他。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認真地看著他們,“不可以這麼說,不管你們是因為什麼,總要給媽咪一個理由,要不然,以後媽咪也冇辦法替你們拒絕龍叔叔的好意。”

聽到自家媽咪的話,暮暮不大情願地擰了下眉頭,把頭低低地埋了下去。

他總不能告訴媽咪,他們不喜歡龍叔叔的原因,是因為龍叔叔會跟爹地搶媽咪吧?

見暮暮低下了頭迴避問題,江阮阮耐著性子看向一旁的朝朝。

朝朝奶聲奶氣道:“因為媽咪認識龍叔叔以後,陪我們的時間就少了好多,昨天也是,今天也是。”

這話正戳到了江阮阮的心窩。

確實,自從跟龍禦行認識以後,她就一直在忙項目的事,陪小傢夥們的時間也少了很多。

甚至昨天還被厲薄深質問。

一時間,江阮阮心下滿是對小傢夥們的歉疚,倒也冇有懷疑過他們話裡的真實性。

“媽咪今天不要走,陪陪我們,好不好?”

小傢夥們又賣起了可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