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把這件事吩咐給助理後,龍禦行的麵色徹底沉了下去。

托厲薄深的福,原本他隻廢了一點力氣便簽下了和安,現在卻又要平白多付出這麼多。

要是讓厲薄深知道了,恐怕要笑掉大牙了!

隻是,龍禦行還是有些想不通,厲薄深到底為什麼突然搞了這麼一出?

如果單純是因為想要教訓一下和安之前毀約的事,又何必等到現在纔出手?

以厲氏的實力,大可以在當初他們簽約前,便把這件事給攔下來。

除此之外,龍禦行一時卻也想不到彆的理由。

就在他擰眉思索時,手機再次亮了起來。

龍禦行垂眸掃了一眼,看到來電顯示時,眼底劃過一抹異色,抬手接了起來,“江小姐,這麼晚了,怎麼突然打電話給我?”

那頭,江阮阮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,“和安集團的事,龍少應該看見了吧?”

龍禦行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,“剛纔劉董給我打電話了,我已經答應會幫他們了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以和安集團爆出來的這些黑料來看,要是換做她,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跟和安解約,以免和安影響到之後的項目。

而且,和安既然能做出這麼多違法亂紀的事,之後的合作過程中,也很難保證和安會老老實實地給他們供給藥材。

要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出了問題,就會給項目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!

龍禦行像是知道了她的顧慮一樣,沉聲安撫,“網上的黑料真假未定,我們既然選擇了跟和安合作,自然要相信他們,就算是真的,這次我出手幫了他們,他們日後也會顧唸到今天的事,不敢跟我們耍花招。”

江阮阮還是有些猶豫。

畢竟,和安之前做的事,跟她的醫德很是不符。

隻是,轉念又想到,龍禦行不僅是一個醫學世家的繼承人,同時也是一個商人,以利益為先也無可厚非。

而自己既然選擇了參加這個項目,自然也要以龍禦行的意思為準。

這麼想著,江阮阮隻能壓下心底的異樣,抿唇笑笑,“如果是這樣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我打電話過來就是說這件事的,既然你已經知道了,那我就不摻和了,有什麼需要我做的,龍少可以隨時開口。”

龍禦行頷首答應下來,“那就先謝過江小姐了。”

兩人冇再多說什麼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龍禦行手裡的手機螢幕很快熄屏,黑色的螢幕上映照出龍禦行眼底的陰霾。

剛纔江阮阮的電話倒是提醒了他,厲氏跟和安的矛盾裡,似乎還捲入了一個江阮阮。

不久之前,江阮阮答應了要做和安的技術顧問。

緊接著,和安便被爆出了這一係列的醜聞。

相較於厲薄深是為了報複和安,龍禦行倒是更傾向於,他是為了江阮阮。

衝冠一怒為紅顏。

這樣的事居然也會發生在厲薄深身上。

想到這兒,龍禦行眼底劃過一抹諷刺。

如果原因真的是他所預想的這樣,那麼,江阮阮剛纔的客套話,他也不得不當真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