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去公司的路上,厲薄深看到後視鏡裡的自家女兒,眉心擰了一下。

“爹地送你過去。”厲薄深沉聲開口。

他本想一會兒讓路謙送小傢夥過去的,但看到小傢夥現在的狀態,要是讓路謙送過去,恐怕路謙會處理不了。

說完,厲薄深直接給路謙打了電話。

那頭很快接了起來,“爺,您還有多久到?”

厲薄深擰眉開口,“把上午的會議推遲一會兒。”

聽到這話,路謙猛地一愣。

上午的會議很重要,自家爺卻說推遲就推遲……

“推遲一個小時左右就好。”厲薄深補充了一句,“我去送星星。”

路謙這才答應下來。

這麼多年,他也已經習慣了,在自家爺這裡,所有事都是要為小小姐讓路的。

掛斷電話,厲薄深掉轉車頭,朝著江阮阮家的方向駛去。

在他的車後麵,傅薇寧坐在出租車上,本來看著厲薄深一路開往公司,心中的怒火有所緩和,可突然看到他調轉方向,好不容易緩和的情緒一下子又緊繃起來。

雖然她不曾去過江阮阮家,但冥冥中就是有一種感覺,厲薄深這是要改道去江阮阮那裡!

意識到這一點,傅薇寧的麵色陡地沉了下去,冷聲吩咐司機,“快跟上去!”

司機連忙答應下來,跟在厲薄深的車後麵掉頭。

果然不出傅薇寧所料,冇一會兒,車子在江阮阮家門口緩緩停下。

厲薄深帶著小星星從車上下來,上前按響了門鈴。

或許是因為他提前打過電話,很快,房門便從裡麵打開。

“怎麼是你?不是說讓路謙送星星過來嗎?”

看到門口站著的人,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,不解地看著他。

厲薄深頷首,“想了想,還是我自己送她過來吧。”

江阮阮眼底有些狐疑,垂眸看了眼小傢夥,才後知後覺地察覺到一些異常。

以往,每次看到她,小傢夥都會主動打招呼,可這次,小傢夥卻隻是眼巴巴地看著她,一句話都冇有說。

看上去,竟有些以前自閉時的感覺。

“星星?”江阮阮心下發緊,害怕小傢夥的病情真的回到過去。

聽到她的聲音,小傢夥才緩過神來,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,湊到了她身邊,“阿姨……”

江阮阮不由得鬆了口氣,抬手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抬眸看向麵前的男人,“星星這是怎麼了?”

厲薄深擰了下眉,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,傅薇寧住進了厲家莊園的事。

最後,厲薄深沉默了幾秒,也隻道:“一會兒她應該會跟你說。”

聞言,江阮阮心下越發睏惑。

但看男人一副不打算多說的樣子,她也不好多問,隻能點頭答應下來。

朝朝跟暮暮站在自家媽咪身後,看到小妹妹的樣子,也不由得有些擔心。

“我一會兒還有會,就不多呆了。”厲薄深把小傢夥交給江阮阮,沉聲開口,“星星就交給你了,晚上我過來接她。”

江阮阮抬眸答應下來。

對上男人的視線時,卻發現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奇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