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家。

傅薇寧看到秦雨菲下午發來的那些照片,氣得連晚飯都冇有吃,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生悶氣。

卻冇想到,臨近睡覺,又收到了秦雨菲發來的幾張新照片。

照片裡,她想儘辦法都見不到的男人又是給江阮阮披外套,又是給她買花,還牽著她的手腕……

不管怎麼看,兩個人都像是一對親密的情侶!

看到那幾張照片,傅薇寧頓時怒不可遏。

他們倆這樣做,把她這個正牌未婚妻放在哪裡!

這要是傳出去,她的麵子恐怕都要丟儘了,更不可能如願成為厲夫人!

想到這兒,傅薇寧麵上滿是猙獰。

“賤人!為什麼還要回來!”

傅薇寧豁然從床上起身,把桌上的東西儘數揮落在地!

樓下,鄭琳見自家女兒冇有下樓吃飯,上樓敲門也冇有動靜,正擔心著,突然又聽到樓上傳來的動靜,連忙又上樓去檢視女兒的情況。

“薇寧?你怎麼了?怎麼生這麼大的氣?”

鄭琳著急地敲著門。

這次,房門很快被人打開。

看著站在門口,麵色難看的自家女兒,鄭琳不解地關心,“這是怎麼了?跟媽媽說說?”

傅薇寧一言不發地回了房間,在床上坐下。

鄭琳連忙跟了進去,剛走到床邊,便看到了正放在傅薇寧手邊,還冇有息屏的手機。

手機螢幕上顯然是幾張照片,想來,這應該就是自家女兒生氣的源頭。

想到這兒,鄭琳看了眼自家女兒的臉色,小心翼翼地把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。

隻看到接連幾張照片,全是厲薄深跟江阮阮,照片裡,兩人的舉動極儘親密!

一時間,鄭琳的臉色也猛地沉了下去,“這是怎麼回事!薄深跟那個姓江的怎麼又混到一起去了?!”

傅薇寧氣極,話也不說,隻憤憤地砸了下床。

鄭琳看了眼自家女兒的表情,隻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,傅薇寧臉上已經掛上了淚珠。

顯然,也是被照片裡的兩個人氣的不行了。

“這麼大的事,怎麼不早跟媽媽說呢?”鄭琳又是心疼又是氣惱。

聽到這話,傅薇寧才終於開口,“跟你們說有什麼用?之前想了那麼多辦法,不還是冇有阻止薄深跟那個賤人在一起嗎!”

想到自己之前的那麼多努力都白費了,傅薇甯越發地覺得委屈。

鄭琳看到自家女兒氣成這樣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,“那個姓江的也是,不知廉恥!明知道薄深已經有未婚妻了,還上趕著往他身邊湊!就算他們之前是夫妻,那也已經離婚了!當年走的那麼乾脆,現在這又是想乾什麼!”

傅薇寧擰著眉頭,悶聲道:“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!我看再這麼下去,那個賤人又要成厲夫人了!到時候,我什麼都不是,還要被人笑話!”

一想到這兒,傅薇寧便覺得惱怒,氣得直掉眼淚。

鄭琳臉上也滿是著急,“不行!絕對不能讓她進門,要不然我們這些年的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?我們必須得做點什麼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