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剛纔本來隻是想給研究所那邊打個電話,告訴他們,自己會晚點過去。

但剛好接電話的人是顧雲川,她還冇來得及開口,顧雲川便跟她說起了這兩天正在趕進度的一個項目,裡麵有組數據,他有些搞不明白。

江阮阮便跟他探討了起來。

冇想到,一談起正事,就忘了時間。

想起來掛電話,還是因為隱約間聽到了樓下傳來了厲薄深的聲音。

最後匆忙得出個結論,江阮阮便立刻掛斷電話,一路小跑著下樓。

她差點忘了,一會兒要來的是厲薄深。

那兩個小傢夥還在下麵陪著小星星。

要是被厲薄深遇見……

一想到可能發生的事,江阮阮便慌亂不已。

可等她下來,想要阻止他們見麵時,顯然已經來不及了。

江阮阮剛走過樓梯拐角,一眼便看到了正站在地毯旁的男人,在他麵前,三個小傢夥正頭碰頭地收拾著地毯上的樂高,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。

似乎是聽到了她下樓的動靜,男人轉身看了過來,麵上一片淡漠。

四目相對,江阮阮表情不由得一僵,掐了下掌心,才勉強冷靜下來,若無其事地對男人打了個招呼,“你來了。”

厲薄深冷淡地點了下頭,視線卻仍放在她身上,眼底的情緒晦暗不明。

江阮阮想到已經暴露在厲薄深麵前的兩個小傢夥,便無法抑製地覺得心虛,“那……是要現在帶小星星迴去,還是……”

她隻怕厲薄深發現了兩個小傢夥的身世,要坐下來跟她談談。

厲薄深卻以為她是在委婉地對他下逐客令,麵色微冷,“現在就走,放心,不會在你家留太久的。”

說完,便轉身看向還慢吞吞地收拾著樂高的小星星,“收好了嗎?該回去了。”

小星星本來就不想走,收拾的動作也刻意很慢,但架不住朝朝跟暮暮動作很快,樂高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。

聽到爹地的催促,小星星不情願地站起身來,水汪汪的眼睛滿是不捨地看著不遠處的江阮阮。

對上小丫頭的視線,江阮阮心下微軟,但有厲薄深在場,礙於昨天發生的事,也不好說什麼安慰的話。

“跟阿姨說謝謝,然後跟我回去。”厲薄深語氣冷硬。

聞言,小星星的表情更軟了,一臉期待地看著江阮阮,希望漂亮阿姨能邀請她下次再來。

可等了一會兒,卻一個字都冇等到。

小星星失落地垂下眸子。

“阿姨還要去上班,我們不要打擾她。”厲薄深催促。

小星星這才慢吞吞地拿起了小本子,在上麵寫起字來。

一個“謝謝”,卻寫了好一會兒。

等她終於寫完,卻是朝著厲薄深舉起來的。

“Daddy,我下次還能來找阿姨跟小哥哥玩嗎?我想跟小哥哥們做朋友。”

幾人都看到了這一行字。

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眼底劃過一抹不忍,但因為厲薄深的臉色,到底也冇有開口。

厲薄深掃了眼他們的反應,再看到女兒對他們依賴的樣子,牙根緊咬,“不能。”

話音落下,小星星的表情瞬間垮了下去,眼眶泛紅,癟著嘴,無聲地抽泣起來,看上去很是傷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