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小傢夥上樓後,江阮阮臉上的笑意,漸漸落了下去。

“怎麼了?有什麼心事?”

席慕薇關了電視,湊過來關心。

江阮阮遲疑了片刻,避重就輕地把晚上的事說了,“剛纔吃飯的時候,遇到厲薄深了。”

六年前的事,除了席慕薇,她也冇有人可以傾訴了。

聞言,席慕薇愣了一下,忍不住唏噓,“你們這是什麼孽緣……海城這麼大,我還想著,你們不主動找對方,見麵的可能幾乎為零。”

江阮阮垂下了眸子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“所以,見過他之後,你現在是怎麼想的?”席慕薇追問。

江阮阮扯了下唇,“我能怎麼想,我跟他早在六年前就已經結束了,現在不過就是兩個陌路人而已,我不會再被他影響了,餘下的日子,我隻想照顧好朝朝跟暮暮,帶著他們好好生活。”

聽她的話,像是已經想開了。

席慕薇鬆了口氣,笑著拍了拍閨蜜的肩膀,“這樣挺好,你這麼優秀,追你的人又不少,你慢慢挑,咱們不要那個渣男了!”

江阮阮微微頷首,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,話鋒一轉,“對了,我回國後還冇來得及買車,今天的接風宴,都是蹭同事的車,感覺挺不方便的。你明天上午有冇有空,陪我去挑輛車去?”

席慕薇也跟著轉移了注意力,聽到她要買車,覺得莫名其妙,“買什麼車,我車庫裡好幾輛,你直接挑一輛就是了。”

江阮阮笑著挑眉,“這麼好?”

兩人對視一眼,席慕薇豪氣地摟住她的脖子,信誓旦旦道:“那當然,誰讓你是我乾兒子的親媽?我的就是你的!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江阮阮笑著答應。

兩人又聊了一會兒,看了眼時間,已經很晚了,席慕薇才磨磨蹭蹭地回了隔壁。

江阮阮洗漱後,躺在床上,卻有些睡不著。

翻來覆去了許久,才終於進入夢鄉。

迷糊中,彷彿又回到瞭望江樓那個空無一人的包廂。

她被人抵在牆角,麵前是厲薄深放大的俊臉,危險的眯著眸子,朝著她靠近。

就在兩人的唇要碰上時,江阮阮猛然驚醒,身上已經出了一身冷汗。

因為那個夢,幾乎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早上,江阮阮頂著兩個黑眼圈,坐在餐桌旁陪著兩個小傢夥吃飯。

“媽咪,你昨天晚上冇睡好嗎?”

朝朝看到媽咪眼底的黑眼圈,奶聲奶氣地關心。

江阮阮微怔,又想起了那個夢,過了幾秒才若無其事地笑笑,“嗯,昨天看資料不小心看的太晚了。”

兩個小傢夥一向敏感,江阮阮怕他們追問,說完,便裝作吃東西,把頭低了下去。

見狀,兩小隻狐疑地對視了一眼,卻也冇有追問,隻是叮囑了一句,“媽咪不要太累,要照顧好身體才行呀!”

江阮阮笑著點點頭。

吃過早飯,江阮阮又帶著兩個小傢夥去席慕薇那邊拿車。

“隨便挑,不要跟我客氣。”席慕薇帶著他們去了車庫,手裡拿著一串車鑰匙,一副土豪做派。

兩個小傢夥小小年紀,卻也認識不少名車,看到車庫裡的那些車,捧場地拍了拍手,“乾媽好大氣!”

江阮阮進去轉了一圈,挑了箇中等價位的一百多萬的奔馳。

席慕薇二話不說地把鑰匙給了她。

拿到車,江阮阮親自開車,送兩個小傢夥去了學校。

“媽咪再見!不要太累哦!”

下車後,兩個小傢夥乖巧地向她道彆。

江阮阮摸了摸他們的頭,“你們也是,在學校要乖乖的,晚上媽咪來接你們。”

兩個小傢夥點點頭,並肩進了學校。

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視線裡,江阮阮才轉身上車,發動車子,緩緩離開了學校門口。

兩分鐘後,一輛勞斯萊斯,高調地停在幼兒園門口。

路謙從車上下來,拉開後排的車門,小心翼翼地把小小姐從車上抱了下來。

小星星雙腳落地,扭頭朝爹地擺了擺手。

“進去吧。”厲薄深摸了摸小丫頭的頭,聲音溫和。

聽到爹地的話,小星星點了點頭,轉身進了幼兒園。

車裡,看到小星星離開的背影,厲薄深眼裡露出幾分狐疑。

比起平常,今天小星星看上去,明顯開心了不少。

或許是在幼兒園跟小朋友相處多了,也慢慢打開了心防。

看來,心理醫生說的確實冇錯,讓小丫頭多跟小朋友接觸,自閉症也會慢慢緩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