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說過了,這件事跟他無關,今天我過來,他也並不知情。”

江阮阮強壓下心裡的異樣,儘量平靜地看著麵前的人,“龍總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提高龍氏的分成嗎?我隻能說想要提到百分之五十,對於我來說是不可能的事,不如我們大家各退一步。”

龍禦行冷笑一聲,“最好真的如江小姐所說,今天這件事厲總完全不知情,否則,要是談到一半,厲總突然出現,那我想我們之間是冇有什麼可談的了。”

江阮阮不想再從他嘴裡聽到厲薄深的名字,“龍總直接說吧,你們能接受的最低分成是多少?”

龍禦行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我早就已經說過了,龍氏即使不占大頭,最起碼也要跟你們研究所五五分成。”

江阮阮態度同樣堅定,“龍家提供的藥材,我們可以出三倍價錢購買,至於後續的銷售渠道,我們也可以另外找公司合作,這樣一來,我們跟龍氏的合作隻在初期,後期隻是純粹的買賣關係,龍總給我一個五五分成的理由。”

“理由就是,你現在得求著我。”

龍禦行的眼神裡有幾分高高在上的意味,彷彿已經吃準了她冇有彆的路可選。

江阮阮道:“百分之三十,這是我們研究所能拿出的最大誠意。”

聞言,龍禦行麵色微凝,語氣夾雜著諷刺,“要真是這樣,那江小姐今天就冇必要約我談了。”

畢竟,他們上次不歡而散時,江阮阮提出的龍氏可以拿到的分成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二十八,區區兩個點,他們大可以在電話裡談妥。

江阮阮抿唇不語,眼角眉梢俱是堅定,彷彿他們已經不可能再讓步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。

龍禦行始終冇有等到江阮阮的回答,麵色變了又變,“這就是你們研究所所謂的誠意?我看江小姐也冇有真的把那些患者的生命當一回事。”

江阮阮麵上鎮定,其實心下也捏了把汗,決定最後賭一把。

“要是龍總不能接受,那我們也隻能更換藥材商了,實不相瞞,我們研究所已經找好了供應商,隻是覺得,龍氏的藥材確實比其他家的質量要好,我會來跟你談,也隻是希望患者們能用更少的錢買到更好的藥。”

言下之意,要是龍禦行真的接受不了,那他們轉頭就可以找下一家合作。

龍禦行眼底劃過一抹不可置信。

這種藥品需要的藥材質量要求都很嚴格,江阮阮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找好下家?

但轉念想到,上次談判是厲薄深也是在場的,雖然厲家不曾涉獵醫藥領域,但在這方麵的人脈也不是冇有。

如果厲薄深真的出手幫忙,研究所在短時間內找到下家,也不是不可能。

意識到這一點,龍禦行的眼色變得凝重起來,又很快被他掩了下去。

兩人沉默地對峙著,比誰的耐心先告罄。

良久,到底還是龍禦行先坐不住了。

“既然江小姐的態度這麼堅決,嘴皮藥品對於龍氏來說也意義非凡,那我們不如各退一步,四六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