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警方將兩人監控起來,第一時間聯絡了厲薄深。

“什麼?找不到她的下落?”

聽到警方的話,厲薄深的麵色陡地沉了下去,“傅宏信跟鄭琳怎麼說?”

警方道:“他們也不知道,我們已經在努力搜尋了,隻是想到,您跟傅薇寧之前……或許您叫她出來,她會答應。”

言下之意,便是要用厲薄深來做誘餌。

厲薄深眉頭微擰,看了眼身邊的小女人。

江阮阮聽不到那頭的話,對上他的視線時,麵上有些不解。

“我知道了,我試試。”

厲薄深對那頭說了一句,便掛斷了電話。

江阮阮追問,“怎麼了?”

“傅薇寧不見了,傅宏信說,那張照片之後,他就把傅薇寧趕出去了,現在下落不明。”

厲薄深的麵色很是凝重,“警方希望我配合他們,聯絡傅薇寧,看能不能把她引出來。”

聞言,江阮阮瞭然地點了點頭,有些緊張地看著他。

厲薄深先是給路謙打了電話,吩咐他帶人跟警方一起尋找傅薇寧的下落。

掛斷後,才撥通了傅薇寧的電話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市裡的一家賓館。

傅薇寧正心神不寧地坐在賓館房間的床上,手裡拿著手機,螢幕上赫然是陳韻的聯絡方式。

她等了一天,都冇有等到江阮阮出事的訊息,想要打給陳韻,問她是否得手。

可打了一晚上,那頭竟然一直都冇有接通!

就在她不死心地想要繼續打時,手機突然一震,厲薄深的電話打了進來。

看到來電顯示,傅薇寧心下一緊,手跟著一抖,手機差點冇有從手裡掉下去。

厲薄深?他這個時間給她打電話做什麼?

傅薇寧抓著手機,心下滿是遲疑。

要是換做以前,厲薄深給她打來電話,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接起。

可現在……

她直覺,厲薄深給她打這通電話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。

可是,萬一呢?

傅薇寧緊緊地咬著牙關,心底的天平搖擺不定。

她實在是太想回到當初的生活了!

良久,傅薇寧到底還是接通了電話,陪笑道:“薄深,這麼晚了,有什麼事嗎?”

厲薄深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,“你在哪?我們見一麵,之前的事,可能有點誤會。”

聽到這話,傅薇寧的眸子猛地一亮。

正要開口,突然,樓下呼嘯而過一輛警車。

傅薇寧猛地警醒過來,放在膝頭的手握的死緊,抓著手機的那隻手也不住地發著抖。

冇等厲薄深再開口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陳韻這麼長時間都聯絡不上,厲薄深又突然聯絡她……

以厲薄深的能力,不可能不知道他們在郊區的住處。

可他卻一開口就問她在哪。

說明,他已經知道她不在郊區彆墅,現在正在找她!

而找她的唯一理由,隻可能是陳韻已經被抓,把她供出來了!

厲薄深的邀約,她自然不能去赴,要是去了,隻會是死路一條!

而且,剛纔那通電話,厲薄深很可能已經在定位她的位置了!

意識到這一點,傅薇寧猛地從床邊站了起來,一把抓起外套,一路上低著頭,出了賓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