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可臉上滿是陰鬱,“當然是在拍我的前雇主,傅薇寧把我害成這個樣子,我怎麼能讓她好過?”

說話時,張可整個人彷彿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,周身都瀰漫著涼颼颼的氣息,語氣冷的彷彿要結冰一般。

看著他的樣子,秦雨菲不由得打了個寒顫。

“你瘋了?傅家現在落到這個地步,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?”

張可獰笑一聲,“還不夠!而且,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!”

說完,他眯著眸子,審視地看著麵前的人。

“秦小姐,現在隻有我們兩個人,你也彆惺惺作態了,難道你就不想讓她徹底閉嘴嗎?我冇猜錯的話,你還在被她威脅吧?”

秦雨菲眸子微顫,強作鎮定地移開了視線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儘管她偽裝的已經足夠好,但剛纔的一瞬間已經足夠張可看出她的情緒。

張可瞭然地扯了下唇,冷沉道:“你不會知道我這段時間過的是什麼日子,我要收拾的隻是傅薇寧,你最好彆擋我的路,要不然……我現在隻有這一條命了,讓我不舒坦的人,我就算拚上這條命,也不會讓他好過!”

秦雨菲心下升起一陣寒意,看著麵前的人,竟有些說不出話來。

張可冷冷地睨了她一眼,收起手機,轉身往酒吧門口走去。

看著他的背影,秦雨菲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。

定睛一看,才發現,張可走路一瘸一拐的,一條腿竟是瘸了!

她猛地想起自家哥哥之前說過的話。

看樣子,張可是真的被賭場那些人給抓回去了!

雖然她不曾經曆過,但也知道那些人下手有多狠。

想必,張可一定是在那些人手下經曆過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。

卻不知道他是怎麼逃出來的。

難怪,他會對傅薇寧的恨意那麼深!

親眼看到一個曾經意氣風發的男人變成這個樣子,秦雨菲心底滿是震驚,旋即又感到一陣驚惶。

他們三個是一條船上的,如今傅薇寧跟張可都落到了這個地步。

下一個會不會是她?

不行,她一定不能淪落到他們那個樣子!

秦雨菲慌亂地回身拿了包,快步離開了酒吧。

她必須得快點想辦法,徹底擺脫傅薇寧那個吸血鬼!

從酒吧出來,張可一瘸一拐地走到了一個衚衕裡,頭上已經滲出了一頭的汗。

當初被賭場的那些人抓住,幾乎要了他半條命!

張可拚了命,纔好不容易逃出來。

這條腿卻是再也治不好了。

如今連走這麼短的距離,他都累得夠嗆。

緩了好一會兒,才緩過勁來。

張可從包裡拿出手機,看著裡麵傅薇寧的照片,眼底滿是陰鷙。

傅薇寧!要不是這個女人,他怎麼會惹上這麼大的禍事!

如今他變得人不人鬼不鬼,這個賤人也彆想好過!

他要拉她一起下地獄!

張可手指在螢幕上劃了幾下,很快,螢幕上顯示出“發送成功”的字樣。

他滿意地冷笑一聲,把手機收了起來,又一瘸一拐地往巷子深處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