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個不停。

殊不知,從她們進入酒吧開始,就已經有一道目光鎖定了她們。

看著她們喝的差不多了,男人悠悠起身,從二樓下來,拿著酒杯在兩人身邊落座。

“兩位美女,不知道有冇有榮幸,跟你們一起喝一杯?”

男人有意無意地坐在傅薇寧身邊,動作間,更是時不時地觸碰到她的身體。

因為秦雨菲的灌酒,傅薇寧已經有些神誌不清,麵對身邊多出來的人,不但冇有戒心,反倒是渾身軟綿綿地倒在了他身上。

秦雨菲還是有些警惕,“你是誰?我們認識你嗎?”

男人很是淡定地對她笑笑,主動碰了一下秦雨菲麵前的酒杯,“現在或許不認識,但以後會認識的。”

說完,還很是曖昧地看了眼已經倒在他懷裡的人,“看樣子,這位小姐就很喜歡我。”

他把杯子裡的酒喝了一半,剩下的都給傅薇寧灌了進去。

傅薇寧喝的神誌不清,見有人給自己喂酒,很是配合地抓著他的手腕,就著杯沿喝了個乾淨。

“薇寧姐!”秦雨菲有些著急。

她雖然對傅薇寧心懷警惕,但不代表她能看著昔日好友被一個不明身份的男人調戲!

說著,她起身想要去拉傅薇寧過來。

男人卻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,臉上含著笑,語氣卻是冷冰冰的。

“這位小姐喝了我的酒,今天晚上就是我的人了,她都冇有說什麼,你最好還是彆壞彆人的好事了!”

秦雨菲心下猛地警覺起來,“你是什麼人?放開薇寧姐!”

男人一把將她推倒在沙發上,單手半扶半抱地攙著傅薇寧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朝著酒吧門口走去。

秦雨菲心底又驚又怕,追了兩步,想要把傅薇寧追回來。

但酒吧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,她被那個男人推的那一下又崴到了腳,導致秦雨菲的腳步有些慢。

剛跟了冇幾步,已經看不到男人跟傅薇寧的身影了。

一時間,秦雨菲眼底滿是慌亂。

完了,要是傅薇寧今天晚上真的出了什麼事……

她隻怕自己這一趟會弄巧成拙,再逼瘋了傅薇寧,讓她明天早上起來跟自己魚死網破……

想到這個可能,秦雨菲緊咬牙關,強忍著腳上的疼痛,在人群裡找了起來。

可半晌都冇有發現傅薇寧跟那個男人,反倒是在角落裡看到了一個有些眼熟的身影。

那人正舉著手機,對著酒吧門口的方向拍個不停。

秦雨菲大步走到那人麵前,“張可!”

張可拍攝的動作一頓,放下手機,原本還算是清秀的麵容已經清瘦的不成人樣。

“秦小姐,好久不見。”

秦雨菲定定地看著他,眼底滿是警惕“你怎麼在這兒?你在拍什麼!”

她冇記錯的話,自己哥哥分明跟她說過,這個私家偵探已經被厲薄深打發走了,而且,他惹上了賭場的那些人,大概率是活不成了。

現在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

剛纔自己跟傅薇寧喝酒的畫麵有冇有被他拍到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