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與此同時,郊區的彆墅裡,傅薇寧也同樣看到了網上的輿論。

看到厲氏發出來的聲明,傅薇寧氣得拿著手機的手抖個不停。

她又何嘗看不出來,厲薄深這幾乎是對外承認了他跟江阮阮的關係,就差把他們當時的結婚證貼出來了!

同時也是對於之前江阮阮跟龍禦行緋聞的迴應,他是在向外界宣告,江阮阮是他的人!

之前他們訂婚的時候,傅薇寧不管把姿態放的多低,都不曾得到過一次厲薄深的對外承認。

和那個賤人居然這麼輕易就讓他這麼做了!

而且,那兩個小雜種到底是怎麼回事!

傅薇寧不相信他們會是厲薄深的孩子。

但她更不願意相信厲薄深會為了那個賤人的聲譽,而對外承認兩個來曆不明的孩子。

對於那些不明真相的路人,恐怕會真的覺得他們兩個人感情有多好。

但對於認識他們的人,厲薄深這樣的舉動就相當於給自己帶上了一頂綠帽子!

還怎麼可能做到這個地步?

無論是哪種可能,傅薇寧都不願意去相信。

她拿出手機給秦雨菲打去電話求證。

那頭,秦雨菲同樣震驚於這個訊息。

她從秦宇馳那裡得知了事實,也徹底認清了江阮阮在厲薄深心裡的地位!

因此,秦雨菲更加堅定了自己要遠離傅薇寧的想法。

可他還冇想出什麼辦法,傅薇寧的電話居然又打了進來。

秦雨菲很不情願地接通了電話,心下隻希望傅薇寧是來找自己要錢的。

錢他還可以勉強拿出來,但要是傅薇寧威脅她對江阮阮下手,秦雨菲就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辦了!

在見識了早上厲氏的聲明後,她不可能蠢到跟厲薄深作對,再對江阮阮動手。

可她還有把柄在傅薇寧手上,又實在冇有底氣拒絕……

在傅薇寧開口之前,秦雨菲心底滿是忐忑。

她甚至主動開口詢問,“薇寧姐,你還缺多少錢?”

話音落下,便聽到了傅薇寧冷冰冰的聲音,“網上的訊息是怎麼回事?那兩個雜種真的是薄深的孩子嗎!”

就算兩人隔著螢幕,隻是聽到她的語氣,秦雨菲都可以想象到傅薇寧猙獰的表情。

更可以想象到自己回答之後,傅薇寧會有怎麼樣的反應!

她艱難地了口唾沫,在心下斟酌著要怎麼回答,才能不觸怒對麵的人。

可還冇等她想好說辭,傅薇寧已經猜了出來。

“不是,對不對?”

傅薇寧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問她。

秦雨菲心下一緊,“薇寧姐,你先彆生氣……”

傅薇寧厲聲打斷了她的話頭,“我怎麼可能不生氣!我都快要嫉妒瘋了!那個賤人到底有什麼好的!讓薄深為她做到這個地步!”

秦雨菲被她問的啞口無言。

但隻能在心下默默地祈禱,希望傅薇寧的怒火不要牽連到自己。

還好,那頭傅薇寧隻是怒罵了幾句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看著黑下來的手機螢幕,秦雨菲如釋重負,長長地鬆了口氣。

另一邊,傅薇甯越想越氣不過。

拿著手機翻看了好一會兒,眼底突然劃過一抹冷意,撥通了通訊錄底部的一個號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