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媛看著江阮阮,隻覺得她與往日不同,似乎……更淩厲了一些。

意識到這一點,宋媛麵上滿是不喜,“你該不會以為薄深今天在網上釋出了那個公告,你就真的是厲家少夫人了吧?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!”

江阮阮波瀾不驚,“我從來冇有那麼覺得過,現在隻不過是在跟您陳述事實而已,如果您覺得我說話過分,為什麼不先想想您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?”

她一口一個您,禮數上讓人挑不出毛病,但語氣卻是針尖對麥芒。

宋媛被她說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,低頭看著對麵的朝朝跟暮暮。

兩個小傢夥一臉敵意地看著她。

他們雖然希望奶奶可以接受他們,但聽到奶奶這麼說自己,小傢夥們還是不高興。

再加上宋媛現在明顯就是在欺負媽咪,小傢夥們更是不可能對她有好臉色。

對上兩個小傢夥的視線,宋媛心頭火起,“我說錯什麼了?真不知道薄深到底是吃錯什麼藥了,居然敢在網上發訊息說這兩個也是他的種!”

聽到奶奶把矛頭對準了他們,兩個小傢夥更是像炸毛的小獸一樣,就差衝著她呲牙了。

宋媛對他們更是不喜,“厲家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冇教養的孩子!也不知道是你跟哪個野男人生的,居然也想染指厲家小少爺的身份,真是癡心妄想!”

“厲夫人!”江阮阮已經全然忘記了禮數,“星星跟朝朝暮暮,都是我的孩子,就算冇有厲家,我也會給他們優渥的生活,厲家的錢,我們一分也不會要!您大可以放心!”

宋媛不屑,“就憑你?”

話音剛落,就聽到了暮暮的附和,“我們纔不要厲叔叔的錢,我們要錢的話,可以自己賺!”

宋媛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。

兩個五六歲的小屁孩,居然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可以賺錢!

真是為了進他們厲家的大門,什麼話都說得出來。

她懶得再跟這對母子浪費口舌,冷聲道:“既然你們這麼說了,我就當你們有骨氣,最好彆讓我聽到你們想藉著星星的名義,跟薄深一起生活!”

言下之意,她覺得他們會把小星星當成進入厲家的開門磚!

江阮阮強壓著心底的怒火,纔沒有對她動手,“我從來冇有那麼想過!也請您不要惡意揣測我的孩子!如果您今天不打算好好交流的話,那就請回吧!我們家不歡迎不會好好說話的人!”

宋媛冷嗤一聲,“我今天過來也不是跟你交流的!要我走可以,星星跟我一起回去!”

小星星看到兩人劍拔弩張的樣子,又急又怕,聽到宋媛的話,更是小臉通紅,帶著哭腔拒絕,“不要,星星要跟媽咪在一起!”

宋媛麵色鐵青,“以後你還會有更好的媽咪!”

小傢夥不住地搖頭,“不要!星星隻要媽咪!”

看到小傢夥的樣子,江阮阮心疼地把小傢夥抱進了懷裡,對宋媛道:“要是您非要帶星星走,那就麻煩給厲薄深打個電話,要是他同意,我也不會再說什麼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