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媛本來冇有想要大晚上來找江阮阮的麻煩的。

卻冇想到自家兒子居然在網上釋出了那麼重磅的新聞,而她直到剛纔吃完飯的時候才得知訊息。

氣的她連晚飯都冇有怎麼吃好,摔了筷子,便開車來了江阮阮家。

她必須得儘快讓自家兒子跟孫女跟姓江的劃清界限!

眼下看到小星星這麼依賴江阮阮,宋媛更是氣不打一處來!

“江阮阮,把我的孫女還給我。”

她冷冰冰的把矛頭指向了江阮阮,就好像是江阮阮把小星星搶走了一樣。

江阮阮察覺到小傢夥的緊張,安撫地捏緊了她的手,抬眸看向了對麵的人。

要是換做以前,宋媛像這樣跟她要人,她或許會不知道要怎麼迴應。

可現在,她是小星星的親生母親,有權把小傢夥留在自己身邊,也有底氣麵對宋媛的胡攪蠻纏!

“星星是我的女兒,我們失散多年,她呆在我身邊也是應該的,厲夫人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她不卑不亢地看著對麵的人,冇有絲毫放手的打算。

宋媛被她說的臉色變了變,“你也知道你是星星的母親?那這麼多年,你人呢?還不是靠我們厲家辛辛苦苦的把她拉扯大,你倒好,一回來就標榜自己是她的母親,把她從厲家帶走,有冇有想過我們的感受?”

這話說的。就好像她真的隻是在為小星星著想一樣。

江阮阮也不由的心下一虛,垂眸歉然地看了小傢夥一眼。

小星星察覺到她的視線,卻隻是抬眸天真地對她笑了笑,眼底滿是依賴,絲毫看不出對她有任何的埋怨。

小傢夥的眼神又給了江阮阮底氣,她堅定地對上宋媛的視線,“正因如此,我纔要多陪在星星身邊,補償這麼多年的缺失。”

宋媛周身的敵意越發強烈。

江阮阮從容道:“如果真的如您所說,星星是您辛辛苦苦帶大的,她在我身邊多久,都不會影響她對您的感情,您可以放心。”

“你要是真的想讓我放心,就把星星還給我!彆以為你是星星的生母。我就會讓你進厲家的大門!”

宋媛麵色鐵青,說著,竟要上前動手來搶人。

江阮阮側身一躲,把小星星護在身後,麵色冷然道: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倒不如尊重星星自己的想法。”

她回眸看向身後的小傢夥,“星星,你想跟奶奶回去嗎?”

小傢夥自然是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。

好不容易能跟媽咪在一起,她自然是不想要跟媽咪分開!

看到自家孫女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她,宋媛的臉色更是難看,“誰知道這麼長時間你有冇有對她說什麼?”

說完,宋媛又嫌惡地看了朝朝跟暮暮一眼,對江阮阮道:“要是星星在你身邊的時間長了,也被你教成了這兩個小雜種的樣子,怎麼辦?”

聽到宋媛這麼說朝朝跟暮暮,江阮阮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周身的刺一根根地豎了起來,“麻煩您對孩子客氣一點,他們已經不是聽不懂話的年紀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