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厲氏的新公告成為置頂,傅薇寧氣的麵容扭曲。

說他們解除婚約的原因是因為她的人品原因。

厲薄深怎麼能忍心這麼對她!

“我見過傅薇寧,確實人品不怎麼樣,都是拿鼻孔看人的,好像我們就低她一等一樣!”

“我還聽到過她罵厲家千金呢!說她是個小啞巴!當時他們還冇解除婚約,我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,現在看來,就是傅薇寧!難怪厲總要跟她解除婚約!”

“……”

傅薇寧往下翻看著,越看臉色越是難看。

牆倒眾人推,現在連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跳出來踩她兩腳了!

他們懂什麼!

這都是姓江的那個賤人的手筆!誰知道她又對薄深說了什麼!

明明是那個賤人的錯,憑什麼都來罵她!

傅薇寧簡直要氣瘋了!

就在她準備聯絡輿論公司再對江阮阮進行攻擊的時候,公司負責人的電話卻先打了進來。

“你打的正好,上午的通稿,再給我發……”

傅薇寧的話還冇說完,便被那頭的質問聲打斷。

“傅小姐,不是說不會連累到我們公司嗎?現在又是怎麼回事?”

聽到這話,傅薇寧的聲音戛然而止,愣了幾秒,才擰眉反問,“怎麼了?出什麼事了?”

負責人的聲音聽上去像是躲在什麼地方,壓得很低,但卻不減惱怒。

“厲氏總裁助理親自帶著人找到我們公司來,還拿著我們公司以前走法律擦邊球的證據!要把我們都送進牢裡去,還把我們公司查封了!”

傅薇寧一下子覺得心裡滿是涼意。

那頭,負責人的聲音還在繼續,“現在我們公司破產了,我一分錢也冇有了!你說好的一千萬尾款呢?立刻給我打過來!我要拿著錢躲起來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電話便被傅薇寧直接掛斷了。

傅薇寧後知後覺地想起來,路謙居然帶著人找到了輿論公司,那是不是代表,厲薄深已經發現這件事是她做的了?

想到這個可能,傅薇寧便忍不住冒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厲薄深剛剛纔因為她對江阮阮下手的事,說要送她去坐牢。

要是再讓他知道自己做了這件事,厲薄深不會放過她的!

就在她感到惶恐不安時,被踹壞的臥室門突然被人一把推開。

傅薇寧連忙收起手機,往門口看去。

隻看到自家父親麵色陰沉地大步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“爸……”

傅薇寧本就心虛,看到自家父親這樣,語氣飄忽的厲害。

傅宏信眸色陰鷙地盯著她,“你又做什麼了!”

傅薇寧哆嗦了一下,下意識地想要隱瞞,“你在說什麼,我聽不懂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便被傅宏信一把掐住脖子,從床上拎了起來!

“你什麼也冇做,薄深就突然說讓我看好你?你什麼也冇做,薄深就突然告訴我,傅氏的結局不止於此?你真當所有人都是傻子是不是!”

傅宏信雙目赤紅,周身被怒火圍繞。

傅薇寧簡直要喘不過氣來,“爸,你放開我……我知道錯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