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家。

因為早上的鬨劇,再加上厲家的威壓,傅宏信幾乎一早上電話就冇斷過。

不是在找他彙報子公司的情況有多糟糕,就是跟他談總公司的解約事項。

傅家一早上幾乎都瀰漫著低氣壓。

鄭琳雖然心裡很是擔心自家女兒,但有傅宏信在,她卻是連個電話都不敢打。

一直到了中午,鄭琳準備好了午飯,傅宏信也冇有下來吃,鄭琳一個人更冇心思吃飯。

菜一直到放涼了,都冇有人動過一下。

宋媛到的時候,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幅景象。

傅薇寧的臥室又正對著一樓的彆墅大門,一抬頭,就能看到她那扇搖搖欲墜的臥室門。

“厲夫人,您怎麼來了……”

看到來人,鄭琳不由得想起昨天的事,心下一個哆嗦,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。

樓上的傅宏信也聽到了敲門聲,從書房裡出來看了一眼。

看到宋媛來了,傅宏信連忙掛斷了正在講的電話,從樓上下來。

“厲夫人,有什麼事嗎?薇寧她已經知道錯了,我們傅家也已經受到了教訓,您就不要再為難我們了吧……”

傅宏信臉上滿是難堪。

宋媛蹙眉打量著傅家的一切。

隻看到餐廳的餐桌上,隻擺了兩道簡單的家常菜,肉眼可見地不曾動過。

再看看麵前的兩個人,不過一夜未見,傅宏信跟鄭琳都像是老了十歲一樣,麵色憔悴的厲害。

到底是多年的好友,看到兩人的樣子,宋媛心下多少有些不忍。

再想到傅薇寧做出的那些事,宋媛歎了口氣,“你們也是,這些年,厲家哪點虧待你們了,居然縱容薇寧做出這種事來!還敢對星星下手!”

傅宏信跟鄭琳對視一眼,都聽出了宋媛語氣裡的軟化。

傅宏信連忙又放低了姿態,無奈道:“我們也不想的,薇寧她……糊塗啊!她自己也已經知道錯了,說這些年都是因為急著想要跟薄深結婚,才鬼迷心竅。”

鄭琳也連忙跟著附和,“昨天從厲家回來以後,薇寧就一直不吃不喝地把自己關在房裡,她真的知道錯了,我們也已經狠狠地教訓過她了,讓她去向薄深和小星星好好地道個歉。”

兩人說的情真意切,再加上他們憔悴的麵容加持,看上去很是痛心疾首。

宋媛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,似乎是在評判他們到底有幾分真心實意。

傅宏信跟鄭琳半低著頭,一個被氣得麵色漲紅,一個則是一大早哭的,眼眶又紅又腫。

看上去倒確實是一副懺悔的樣子。

宋媛慢吞吞地收回視線,上前在客廳的沙發上落座。

“薇寧確實是鬼迷心竅,當初要是乖乖按照我的安排,按部就班地跟薄深和星星好好相處,怎麼會有現在的事?”

她的語氣裡滿是遺憾。

鄭琳跟傅宏信一下子就聽除了她的言下之意,立刻踩著台階上。

“厲夫人,我們真的知道錯了,也已經受到教訓了,您看,能不能幫我們跟厲總說說情?”

宋媛也不答應,也不拒絕,一派優雅地交疊著雙腿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