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何必捨近求遠呢?”

厲薄深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江阮阮腳步微頓,不解地回眸看他。

厲薄深已經從車上下來了,對上她的視線,挑眉道:“我不趕時間,不如,讓我送你?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心下有些遲疑。

這段路確實不太好打車,要是厲薄深能送她的話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可她一下子還有些不太適應兩人這麼親密。

也做不到理所當然地接受厲薄深的好意。

厲薄深看出她的心思,雲淡風輕道:“你要是不想麻煩我,我不介意收你路費。”

聽到從他嘴裡說出路費兩個字,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茫然。

她不相信厲薄深所謂的路費真的就隻是字麵意思。

厲薄深也冇有讓她失望,“作為路費,你要陪我去個地方。”

江阮阮下意識地問他,“去哪?”

厲薄深冇有回答,隻是幫她打開了副駕駛的門,讓她上車。

兩人在這裡呆的時間太久,周圍的人已經又看了過來。

時間也已經不早了。

江阮阮略微遲疑了一下,到底還是上了車。

厲薄深關上車門,轉身上了駕駛座,緩緩發動車子。

看著厲薄深的車遠去,街角的角落裡,路謙長長地歎了口氣。

跟著這麼個老闆,他真是要十項全能才行!

天知道他堂堂厲氏總裁助理,是怎麼在眾目睽睽之下,做賊一樣,頂著強烈的負罪感弄壞了江阮阮的車。

現在,又要自己收拾自己的爛攤子,找人把車拖去修理……

路謙打完電話,雙手合十,在心裡默默祈禱。

要是以後少夫人發現了這些事,可千萬不要怪他。

他都是聽自家爺的命令,要怪的話,就怪厲總吧!

……

幼兒園裡,李老師剛帶著三個小傢夥們進去,教室裡就炸開了鍋。

“星星!”

“真的是星星!”

“……”

小傢夥們一擁而上,全部撲過來,把三個小傢夥圍在了中間。

剛纔就有小朋友說,在幼兒園門口看到小星星了,其他小朋友都不太相信。

直到親眼看見了小星星,才終於相信了。

雖然他們以前不喜歡小星星,但那也是因為小星星不跟他們說話,他們以為小星星不喜歡自己,纔會不跟她玩的。

後來有了朝朝跟暮暮,小星星在他們的帶動下漸漸會開口說話了,小朋友們也漸漸喜歡上了她。

這段時間小星星不在,小傢夥們都很是想念她。

小星星這段時間在新幼兒園被冷落,一下子麵對小朋友們的熱情,還有些不太習慣,扭頭想要向小哥哥們求助。

朝朝跟暮暮卻一個轉身,跟其他小朋友混在了一起,對她又摟又抱。

突然,一個小男生激動地在小星星臉上親了一口,直接把小星星給親懵了。

朝朝跟暮暮看到這一幕,氣鼓鼓地站了出來,“男生不許親!隻許抱抱!”

小星星還冇反應過來,隻知道小哥哥們說話了,習慣性地跟著點頭。

那個小男生訕訕地上前跟小星星道歉,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隻是……”

小星星這纔回過神來,看著小朋友們臉上真摯的表情,小臉上慢慢綻出笑意,“沒關係,我也很想你們!”

話音落下,小朋友們先是一愣,而後又激動地衝了上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