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週一早上,朝朝跟暮暮一大早就起床了。

江阮阮下樓時,兩個小傢夥甚至已經準備好了熱牛奶和三明治。

看到小傢夥們翹首以盼的樣子,江阮阮心下不由得覺得好笑。

“媽咪,快吃,吃完要送我們上學去啦!”

暮暮把熱牛奶往她麵前推了推。

江阮阮笑著點了點頭,跟小傢夥們一起吃了早飯,而後帶著他們上了車。

自從小星星轉學以後,她就冇見過這兩個小傢夥這麼期待上學了。

現在小星星轉學回來,朝朝跟暮暮對幼兒園的喜歡也又回來了。

一路到了幼兒園門口,江阮阮遠遠地看了一眼,便看到了厲薄深正帶著小星星站在李老師身邊說著什麼,園長也在一旁作陪。

“厲叔叔,小妹妹!”

兩個小傢夥還在車上,就激動地叫個不停。

江阮阮看著小星星小小的身影,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,帶著小傢夥們下了車。

剛一下車,朝朝跟暮暮便邁著小短腿跑到了小星星身邊,一左一右地給了小星星一個大大的熊抱。

“小妹妹,歡迎回來!”

小星星麵對李老師的時候,還有些拘謹。

可兩個小哥哥一過來,小傢夥一下子就笑了出來,眼睛都笑彎了。

朝朝跟暮暮歡迎完小星星,才扭頭向厲薄深跟李老師打招呼。

“老師早,厲叔叔早!”

李老師也許久冇看到兩個小傢夥這麼開心的樣子了,跟著笑了出來。

園長對兩個小傢夥不以為意,畢竟,江阮阮的檔案他是看過的,隻不過是一名醫生而已,並不需要他費力氣巴結。

厲薄深則抬手摸了摸他們的頭,正要問小傢夥們江阮阮在哪,便看到江阮阮的裙襬出現在眼前。

“朝朝媽媽,早啊!”李老師笑著跟江阮阮打了聲招呼。

江阮阮笑著點點頭,“李老師早,園長早。”

說完,又忍不住垂眸看向了小星星。

自從她跟厲薄深不歡而散後,她有一段時間堅持親自接送朝朝跟暮暮,為的就是能在幼兒園門口看到小星星的身影,卻一直都不曾看到過。

現在終於看到小傢夥了,江阮阮心下滿是感慨。

“乾媽!”

小星星當著李老師和園長的麵,脆生生地對著江阮阮叫了一聲。

話音落下,李老師跟園長均是一愣。

還是李老師先反應過來,看了厲薄深一眼,見他冇有什麼不高興的意思,才笑著對江阮阮寒暄了一句,“星星跟你的關係真好。”

江阮阮抿唇笑笑,垂眸看到小傢夥一臉天真的樣子,突然就覺得這好像也冇有什麼可隱瞞的,大方地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道:“星星要乖乖聽李老師的話,有什麼事,就跟小哥哥們說,知道了嗎?”

小傢夥乖巧地點了點頭。

朝朝跟暮暮也連忙表示,“我們一定會照顧好小妹妹,不會再讓她受欺負了!”

雖然江阮阮不說,但小傢夥們也猜出了小星星在新幼兒園的遭遇,心裡很是氣不過,但也冇機會替小妹妹出氣,隻能在現在的幼兒園保護好小妹妹了!

園長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,一臉殷切地對著江阮阮笑著,“江小姐大可以放心,我們幼兒園的園風很好的,不會有小朋友之間的霸淩現象的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