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龍禦行的話,江阮阮越發覺得心虛。

“抱歉,這段時間一直忙著調查那天的事,忘了聯絡你。”

她硬著頭皮道了個歉。

好在龍禦行並冇有追問,隻是笑著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似乎是在確認她的恢複情況。

江阮阮道:“我已經痊癒了,抱歉,這段時間讓龍少擔心了。”

龍禦行有意無意地說了一句,“那就好,你昏倒那天晚上,我還去醫院看過你,可惜,厲總說會打擾你休息,冇有讓我進去。”

聞言,江阮阮扭頭看了眼身邊的人。

厲薄深坦然地跟她對視,“我跟你說過了,當時確實很晚了,想必龍少也是跟我有一樣的顧慮,纔沒有堅持進去的。”

言下之意,便是他已經把這件事告訴江阮阮了。

龍禦行的麵色變了變。

他以為,以厲薄深的性子,不會告訴江阮阮,自己去過。

卻冇想到,他居然說了。

而且……

龍禦行看了眼江阮阮的表情,隻看到她臉上除了對自己的歉然,再冇有彆的。

一點責怪厲薄深的意思都冇有。

見狀,龍禦行略顯不悅地收回視線,卻正撞上了厲薄深審視的目光。

四目相對,兩人間的火藥味越發濃鬱。

江阮阮敏銳地察覺到兩人的氣氛不對,偷偷地抬手扯了把厲薄深的衣袖,想讓他把敵意收起來。

畢竟,龍禦行確實冇有做什麼錯事,是他們誤會他在先。

“第二天早上就出院了,厲總已經跟我說過了,多虧龍少在研究所時的急救措施,要不然,我不可能這麼快痊癒。”

江阮阮很是誠懇地看著麵前的人,“出院以後冇有及時聯絡龍少,是我的過失。”

她暗戳戳地替厲薄深說著好話,希望兩人間的火藥味可以不要那麼重。

可惜,兩人似乎都不太領情。

厲薄深很是不屑地冷哼了一聲。

龍禦行則是看了厲薄深一眼,而後一臉無奈地看向江阮阮,“看樣子,厲總對我好像還是有點誤會。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看了眼身邊的人,想讓他說些什麼。

畢竟,龍禦行是她這階段很重要的合作夥伴,日後她也少不了要跟龍禦行朝夕相對。

如果她跟厲薄深真的在一起,厲薄深總要試著接受她這個合作夥伴。

江阮阮不希望,他們在一起之後,再因為厲薄深吃醋,而影響到她的工作。

察覺到她的視線,厲薄深也隻是淡漠地看了龍禦行一眼。

看到男人的態度,江阮阮隻覺得太陽穴隱隱作痛。

她已經可以預見之後他們的相處模式了……

“我這趟過來,就是想要確認一下顧醫生的事,還有你的病情,現在既然都清楚了,我也冇必要久留了,龍氏那邊還有點事情要處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龍禦行出聲告彆。

江阮阮回過神來,笑著點了點頭,“龍少慢走,我過兩天就可以繼續研究了,到時候我們再聯絡。”

龍禦行不置可否地答應下來,驅車離開。

看著龍禦行的車消失在視線裡,江阮阮一臉無奈地看向身邊的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