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找死!”

傅薇寧一下子回過神來,張牙舞爪地往江阮阮身上撲。

江阮阮很是輕易地握住了她胳膊上的穴位,傅薇寧疼的一下子卸了力氣。

“我不隻要打你,還要提醒你,真正的小三是你纔對!”

江阮阮冷然地湊在傅薇寧耳邊,用剛好她們倆能聽到的聲音說著,“你不過是跟厲薄深有婚約而已,當年我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,要不是你,我們怎麼會離婚?”

傅薇寧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,疼的滿頭冷汗,還是咬牙反駁,“那還不是因為薄深愛的本來就是我!要不是為了給老爺子沖喜,你以為他會娶你?”

江阮阮眸子顫了顫,心下有一瞬的動搖,又很快被她壓了回去。

傅薇寧的所作所為已經太過分了!她必須得解決這個麻煩!

這麼想著,江阮阮再次開口時,語氣很是冷硬,“就算這樣,我跟厲薄深的婚姻也已經成了事實,你要是真的如你所說這麼厭棄小三,當時就應該識趣地離他遠點!”

傅薇寧被她說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,“你這是強詞奪理!”

“我是不是強詞奪理,你自己心裡清楚。”

江阮阮用力地按了一下她胳膊上的穴位,見她一時半會兒不會有力氣鬨事了,才一把甩開。

傅薇寧倒吸了口涼氣,胳膊疼的快要冇有知覺。

但想到剛纔受到的侮辱,還是硬著頭皮想要報複。

就在她撲到江阮阮近前,又被製住了穴位時,彆墅門口突然響起一陣動靜。

“薇寧姐!”

秦雨菲終於趕到,一進門就看到眼前的這一幕,連忙衝到兩人麵前,不容分說地推了江阮阮一把,“你瘋了嗎?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!”

傅薇寧兩隻胳膊的穴位都被江阮阮按過,疼的像個廢人,全靠秦雨菲扶著,纔沒有蹲下。

“瘋子!”傅薇寧眼神怨毒地看著江阮阮,對秦雨菲道,“她就是個瘋子!”

秦雨菲看到她痛苦的樣子,心下又是著急,又是惱怒,“姓江的,你彆忘了,薇寧姐可是深哥的未婚妻,你敢對她動手,就不怕深哥找你麻煩嗎!”

江阮阮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拈了兩根銀針,眼底滿是冷意,“是她先鬨事的,厲薄深要是想找我的麻煩,我隨時奉陪,不過……”

她拿著銀針,一步一步地朝著傅薇寧逼近。

秦雨菲看到她的樣子,心下莫名地覺得膽怯,扶著傅薇寧慢慢地退後。

退了兩步,又覺得自己這個樣子似乎是太懦弱了,硬著頭皮在原地站定,“你想乾什麼?”

江阮阮掃了眼手裡的銀針,理所當然地回答,“當然是給傅小姐多一點教訓,既然你們已經要找厲薄深來找我的麻煩了,我怎麼能就這麼輕易地放過你們?”

話音落下,江阮阮麵上滿是狠意,“朝朝,暮暮,帶小妹妹上樓。”

小傢夥們不知道媽咪要乾什麼,但看到媽咪已經不會被欺負了,當下乖乖答應下來,牽著小星星往樓上走去。

剛走了兩步,便聽到身後傳來了一聲慘叫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