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間的氣氛陡地沉寂下來,誰都冇有再開口。

顧雲川低頭看著實驗,心下千迴百轉。

他一定不能讓龍禦行跟江阮阮再這樣相處下去,必須得想個辦法!

一旁,龍禦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龍禦行看了眼來電顯示,歉然地對兩人笑笑,“抱歉,我爺爺打電話來了,應該是要問我們實驗進度。”

江阮阮瞭然地點了點頭。

很快,龍禦行拿著手機出了實驗區。

江阮阮想要上前幫忙,顧雲川卻擺手拒絕,“你在那兒歇著吧,已經開始反應了,我一個人盯著就行。”

隻要開始反應,就冇有什麼需要他們做的了,唯一需要做的,隻是盯著點反應過程,確保冇有意外發生。

聽到顧雲川的話,江阮阮也冇有堅持,又坐了回去,腦子裡不由得想起了剛纔龍禦行的舉動。

她不知道龍禦行到底是怎麼想的,但隻憑剛纔的事,江阮阮覺得,她必須得跟龍禦行保持距離了。

與此同時,顧雲川不動聲色地看了眼江阮阮的狀態,而後小心翼翼地拿起了實驗台上的一瓶藥品。

趁著江阮阮不注意,將藥瓶裡的藥水小心翼翼地往裡加了一些,又很快放了回去。

他的動作很快,傾倒的藥品又無色無味。

以至於江阮阮過來看反應進程時,根本冇有發現什麼異樣。

不一會兒,龍禦行從外麵回來。

江阮阮關心道:“龍爺爺怎麼說?”

龍禦行笑笑,“爺爺知道實驗進行的很順利,讓我全力輔助你們。”

江阮阮微微頷首,冇有再多說什麼。

顧雲川卻突然回身看向他們兩個,“實驗過程中會有這樣的現象嗎?”

他的聲音裡滿是不解。

聞言,江阮阮跟龍禦行愣了一下,快步走了過去。

顧雲川眸間劃過一抹冷意,側身讓出位置讓他們檢視。

隻看到燒瓶裡正冒出滾滾白煙,連帶著瓶塞都一跳一跳的,像是要爆炸一樣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江阮阮眼底滿是狐疑。

之前的預實驗裡,並冇有發生這樣的現象。

難道是他們的藥品一次性加的太多了?而反應條件卻又冇有跟上?

本著求知的精神,江阮阮抬手停了反應,打開瓶塞,想要確定一下裡麵的情況。

因為知道這個反應不會產生什麼有毒有害的東西,江阮阮並冇有做防護措施。

看到她打開瓶塞,顧雲川眸子猛地一縮,伸手想要把人拽過來。

但旋即又想到了什麼,伸出去的手到底還是收了回去。

反倒是一旁的龍禦行反應迅速,一把將江阮阮拉到了身邊。

“小心!”

他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味,是有毒氣體,而且,毒性不低!

江阮阮也聞了出來,但她離瓶口太近,一下子攝入的氣體很多,當下就出現了中毒反應,頭暈目眩。

“這不對勁……快讓大家都退出去……”

江阮阮強撐著提醒兩人。

龍禦行抬眸看了一眼顧雲川。

顧雲川立刻動了起來,開始疏散實驗區的研究人員。

同時,龍禦行第一時間扶著江阮阮撤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