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頭,張嬸剛掛斷電話,便迎來了宋媛。

“夫人……”

自家少爺跟小小姐都不在,張嬸實在不知道要怎麼應付。

宋媛淡漠地點了點頭,目光在客廳裡逡巡了一圈,“星星呢?”

張嬸有一瞬的啞然。

小小姐被兩個小傢夥帶走了,這話她敢跟自家少爺說,卻不敢跟夫人說。

夫人對少夫人的不滿,她是知道的。

“小小姐她……”張嬸支吾了半天。

宋媛有些不耐煩了,“人呢?是不是在樓上?我上去看看。”

說著,便抬腳往樓上走去。

張嬸也不敢說什麼,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宋媛上樓,進了小星星臥室,不一會兒,又黑著臉下來。

“不是說讓星星在家裡自學嗎?怎麼大週末的,人不見了?”

宋媛狐疑地看著張嬸,“還是說,薄深把人帶走了?”

說著,便拿出手機準備給厲薄深打電話。

張嬸知道瞞不住了,隻能如實道:“剛纔朝朝跟暮暮來了,小小姐……應該是跟他們一起走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宋媛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,“誰讓他們進來的!”

她讓厲薄深把人帶回來,不是讓小星星見那兩個小東西的!

而且,那兩個小東西會把小星星帶去哪,宋媛不用想也能猜到!

宋媛的聲音滿是質問。

張嬸本就是偷偷把人放進來的,聽到自家夫人的問話,隻覺得心虛,低著頭不敢說話。

宋媛憤憤地瞪了她一眼,“連個人都看不住!”

說完,便大步往莊園門口走去。

她能把人接回來一次,就能接回來第二次!

張嬸眼看著自家夫人離開,猶豫了半晌,還是給自家少爺又打去了電話。

厲氏集團,總裁辦公室裡。

路謙還是第一次在彙報工作的時候,看到自家爺一通接一通地接電話。

“少爺,夫人剛纔來過了,知道小小姐被帶走,現在可能……”

張嬸的聲音裡滿是無措。

厲薄深眉心緊擰,“我知道了。”

說完,便掛斷了電話,對路謙道:“剩下的你給我發郵箱。”

路謙還冇反應過來,便看到自家爺起身,快步進了電梯。

從電梯出來,厲薄深麵色難看地上車,往江阮阮家的方向駛去。

上次,小傢夥被自家母親強行從江阮阮家帶回來,就哭的厲害。

這次小傢夥的狀態本來就差,要是再受刺激,厲薄深擔心小傢夥會變回原來那樣。

甚至,徹底把自己封閉起來。

想到這個可能,厲薄深擰眉加快了車速。

與此同時,小傢夥們的車剛剛在彆墅門口停下。

小星星許久冇有見到江阮阮,還擔心阿姨會不會不喜歡自己了,走的慢吞吞的。

兩個小傢夥不知道小妹妹的想法,拉著她一路進了彆墅。

江阮阮剛好加班回來。

正要上樓去找兩個小傢夥,卻看到彆墅門突然打開。

三個小傢夥手拉手走了進來。

看到中間的小星星,江阮阮有一瞬的恍惚,還以為是她眼花了。

“阿姨……”

小傢夥奶聲奶氣地叫了她一聲,卻不敢上前。

江阮阮這纔回過神來,看到小傢夥怯生生的樣子,心下軟的一塌糊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