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讓她休假幾天,這幾天不用來公司了。”

這樣子,好像挺好的。

顧洛棲終於滿意了。

薄錦硯把人抱了起來,見她乖巧的模樣,簡直疼到了心坎裡了:“好了,我們回去睡覺?”

顧洛棲打了個哈欠,唔了一聲,摟著他的脖子。

真是乖啊。

偶爾讓她喝點酒也不錯啊。

……

顧洛棲這一晚上睡的很好。

隻是,等她清醒的時候,發現自己在一個熟悉的地方,有些被嚇住了。

“……”

她抱著被子,警惕的看向了四周,察覺到自己對這確實很熟悉後,才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這裡不就是薄錦硯公司辦公室的休息間嗎!?

她怎麼跑這裡來了?

大師姐他們不是應該把她帶去酒店了嗎?

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她又半路跑回來了嗎?

要不要這麼雷人啊。

而且,這什麼味道啊?

酒味怎麼這麼濃啊?

一想到薄錦硯的潔癖,顧洛棲頓時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來了。

怎麼說?

這件事還挺複雜的。

她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話,還來得及嗎?

正想著,浴室的門突然打開了。

顧洛棲嚇了一跳,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床上下來,身子緊貼著落地窗戶,整個一被嚇到的樣子。

她這咋呼的樣子,把薄錦硯也嚇住了。

他楞了下,好奇的看著她這副樣子,臉上止不住的好奇:“你這是,怎麼了?”

顧洛棲搖搖頭。

但是臉上的警惕還是冇放下。

薄錦硯歪了下腦袋,更加好奇了,他失笑了一聲,把頭上蓋著的毛巾扯了下來,笑著打趣道:“你這怕的是不是有點太晚了?”

“要是真發生點什麼的話,那也來不及了啊?”

話說的好像蠻對的啊。

顧洛棲反應過來後,又低頭,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呃。

還是昨天的那套衣服。

冇動過。

就是有些皺了。

薄錦硯笑了起來:“好了,我冇碰你呢。”頓了頓,他又說道:“未經你允許,我是絕對不會碰你的。”

顧洛棲臉頰一紅,二話不說,抄起一個枕頭砸了過去。

薄錦硯結實捱了下,也不生氣,反而心情還很好的樣子。

“好吧,你害羞了。”

第二個枕頭又砸了過來。

這下,薄錦硯接住了。

他很無辜的歎道:“你不能這樣,顧洛棲,你昨天撩了我一個晚上了,還不能讓我過過嘴癮嗎?”

顧洛棲瞪大了眼:“我撩你?”

“啊。”薄錦硯的表情相當的無辜:“事實如此,不然我一大早洗什麼冷水澡?”

“……不可能!”雖然對於昨晚做的事,顧洛棲記得不大清楚了,但是撩什麼的,她是絕對做不出來的。

所以,肯定是這個王八蛋在胡說八道了。

薄錦硯摸了下鼻子,說道:“好吧,那可能在你麵前,我定力太差了吧。”

這特麼的…

顧洛棲臉色一紅,簡直恨不得跟他打一架了。

薄錦硯撩夠了,指著桌上的袋子,溫和的說道:“去洗漱,東西都給你備好了。”

顧洛棲撇了下唇,拎著袋子,悶悶的去了浴室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