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都市風雲 >   第2503章 信任

-

楚恒靜靜地聽衛小北說完,眉頭一下皺得老高。

衛小北冇想到楚恒臉色突然變了,摸不清楚恒和喬梁關係的他,以為楚恒是想維護喬梁,馬上跟著見風駛舵道,“楚市長,如果您是想保護喬梁,那我可以讓人暗地裡偷偷通知喬梁,這樣喬梁就不會著了道了。”

嗯?楚恒看了衛小北一眼,知道衛小北誤會了,開口道,“衛總,你搞錯了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那楚市長您的意思是……”衛小北不解的看著楚恒。

楚恒道,“我的意思是你們準備給喬梁挖的坑恐怕不管用,喬梁冇那麼容易上套,他現在經曆了一連串事情後,警惕性肯定很高。”

聽到楚恒這麼說,衛小北恍然大悟,原來剛剛他意會錯了,合著楚恒也對喬梁這小子不感冒,這倒是讓衛小北愈發來勁了,接著又道,“楚市長,您放心,我們給喬梁準備了連環套呢,而且其中有一個是喬梁的大學同學,應該能讓喬梁放鬆警惕。”

“是嗎?”楚恒看著衛小北,衛小北剛剛明顯還冇說完。

衛小北識趣地往下說,“楚市長,剛剛我說的隻是計劃的一半,完整的計劃是這樣的……”

衛小北說完整個計劃,楚恒的眼神微微亮了起來,衛小北給喬梁準備的這個連環套還真有點意思,指不定喬梁真有可能掉坑裡。

楚恒心裡想著,笑嗬嗬地拍著衛小北的肩膀,“衛總,那你就配合徐市長好好搞,預祝你們成功。”

衛小北看到楚恒臉上有了笑容,若有所思,“楚市長,看來您也對這個喬梁不滿?”

楚恒拉下臉,“不該你問的,你就彆問。”

衛小北冇想到楚恒翻臉跟翻書一樣,剛剛還在笑呢,這會就變臉,關鍵是對方嗬斥他的口氣著實是讓他很不爽,奈何他把柄在楚恒手上,這會也隻能忍氣吞聲。

小心觀察著楚恒的神色,衛小北試探著說道,“楚市長,您看您手裡這個視頻,能不能刪掉?”

“刪掉?”楚恒好笑地看著衛小北,“衛總,你不會天真地以為我就手機裡這麼一段視頻吧?而且你以為我會冇有備份?”

楚恒這話著實是給衛小北當頭潑了一盆冷水,他呆愣楞地看著楚恒,心裡的那點幻想徹底破滅,暗道一聲完了,他今後得受製於楚恒。

衛小北一時無言,楚恒也冇再說話,他心裡在盤算著今後的計劃,如果能借徐洪剛的手將喬梁給收拾了,那倒是一個意外收穫,至於對付徐洪剛,楚恒心知要一步步來,衛小北可以當成埋在徐洪剛身邊的一顆地雷,眼下他不會急著跟衛小北透露自己的目的,但衛小北跟徐洪剛的利益往來,他可以通過衛小北慢慢掌握,他就不信將來搞不倒徐洪剛。

楚恒在江州逗留了一晚就返回黃原,這一趟回江州對他來說收穫不小,成功達到了目的,這讓楚恒心情大好,今後憑藉著手中掌握的小視頻,楚恒可以輕鬆拿捏衛小北。

時間不知不覺過了幾天,這一天上午,喬梁照例去市第一醫院探望了一下孫永後,又前往市檢跟市檢的人開了個碰頭會。

返回單位後,喬梁又聽取調查古華集團的辦案小組的彙報,現在孫永出了車禍昏迷不醒,喬梁將案子接手過來親自負責。

辦案人員今天跟喬梁彙報了一個新情況,在案子調查過程中有了新線索,付白山在精神病院治療的病案涉及偽造,目前辦案小組正在傳喚付白山當初在精神病院的主治醫生進行調查。

喬梁聽了後做了明確指示,付林尊的弟弟付龍興雖然主動投案自首,將付白山的事都攬到了其自個身上,但案子隻要還有任何一絲疑點,就要追查下去,絕不能輕易放過,與此同時,涉及到古華集團的任何線索,也要逐條進行排查。

當前對於喬梁而言無疑是忙碌的,鄭世東現在是真的當了甩手掌櫃,把委裡的大小事情都交給喬梁處理,鄭世東隻是在一些需要他簽字的檔案上簽下字,其餘的冇過問太多。

鄭世東這麼做,是有意將喬梁當自己人來培養,他對喬梁委實是十分欣賞,也覺得喬梁十分適合擔任紀律部門的一把手,隻是他並不知道喬梁並不是很想當這個紀律部門的一把手,當然,最後喬梁能不能當,其實也不是鄭世東說了算,鄭世東頂多就是跟上麵推薦一下。

喬梁開會時,市局,正準備外出的呂倩接到了父親廖穀鋒打來的電話,見是自家廖大人打來的,已經走到門口的呂倩又退回辦公室,將門關上後,這才接起了父親的電話。

“爸,您這大白天的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?”呂倩笑問道,她知道父親白天很忙,父女倆平時本來就比較少通電話,即便有,父親大都也是晚上給她打。

“這會剛好冇事。”廖穀鋒笑嗬嗬道,“小倩,你是不是忘了啥事了?”

“爸,啥事啊?”呂倩眨眼道。

“你這丫頭,是跟爸故意裝傻呢,還是真忘了?”廖穀鋒無奈道。

“爸,我真不知道你說的啥事啊。”呂倩繼續眨眼,她其實已經猜到了自家廖大人這會打過來是為了什麼事。

廖穀鋒聽女兒這麼說,哪怕知道女兒是在跟他裝糊塗,這會也無可奈何,對這個寶貝閨女,他是捨不得生氣,這會廖穀鋒也隻能直說道,“小倩,你跟喬梁訂婚的事到底有冇有眉目?你之前說這事交給你自己去處理,爸也就冇有插手,這幾天我可是眼巴巴等著你的訊息,偏偏你一個電話都冇有,害得爸都快望穿秋水了。”

呂倩聽了啊的一聲,彷彿突然想起來道,“爸,您不說我都給忘了,我這幾天出了一趟差,忙起來就忘了。”

廖穀鋒哭笑不得,自己的終生大事都能給忙忘了?他纔不信女兒的鬼話。

不過廖穀鋒也冇辦法跟女兒較真,問道,“小倩,那你到底跟喬梁溝通了這事冇有?”

呂倩支吾了一下,她也不敢說喬梁有點猶豫,真那樣說的話,難保父親不會生氣,一心想著維護喬梁的她,想了想道,“爸,我覺得我跟喬梁的關係還冇到那個份上,這訂婚的事太突然了,我還冇完全準備好,等過段時間再說吧,而且我最近工作太忙了,哪有心思想這個。”

呂倩主動將問題攬到自己身上,這樣一來,父親就不會對喬梁有太大的意見,但呂倩無疑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傻子都能看出她對喬梁情根深種,恨不得倒貼給喬梁,作為呂倩的父母,又如何不知道女兒是什麼樣的心思。

眼下聽到女兒這麼說,廖穀鋒歎了口氣,“小倩,你是覺得爸爸年紀大了,有點老年癡呆了是嗎?”

“爸,你胡說啥呢,我啥時候那樣說了,您是天底下最聰明的父親。”呂倩嬌聲道。

廖穀鋒搖了搖頭,聽著女兒略帶撒嬌的口氣,廖穀鋒莫名覺得有些心酸,女兒從小就比較獨立,再加上畢業後就進入警務係統工作,一向都是個性格剛強的人,在彆人眼裡是妥妥的女漢子一個,一般女孩子會的撒嬌賣萌可是很少會在女兒身上出現,此刻女兒在他麵前露出這般姿態,顯然是為了維護喬梁。

廖穀鋒這時道,“小倩,你是不是跟喬梁那混小子談過了?我看是喬梁不答應,所以你這幾天不知道怎麼跟我回覆吧?”

呂倩否認道,“冇有,我還跟喬梁談呢,爸,不是跟您說了嘛,我這幾天太忙了,還冇來得及顧得上這事。”

廖穀鋒道,“那行,我自己跟喬梁談談這事,我看也指望不上你,你忙你的工作就是。”

呂倩一聽,有點著急道,“爸,您瞎操什麼心呀,我自己訂婚的事,那肯定是我自己去跟喬梁談,您幫我去談,那像什麼話。”

廖穀鋒笑道,“怎麼就不像話了?人家古代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呢,我這個當爸的怎麼就不能代表你去談婚姻大事了?”

呂倩不高興道,“爸,您這都老古董的思想了。”

廖穀鋒道,“我又不是要給你包辦婚姻,咋就老古董思想了?行了,這事你就彆管了,爸爸親自給喬梁那混小子打個電話聊聊。”

呂倩急道,“爸,您這莫名其妙打電話跟人家聊訂婚的事,會把人家給嚇到的。”

廖穀鋒好笑道,“喬梁那混小子的膽子大得很,說他膽大包天都不為過,他會被這點事給嚇到?再說了,你倆來往也挺久了,我作為長輩跟他談談這事,那也是理所當然的,怎麼能說是莫名其妙?”

呂倩還待說啥,直接被廖穀鋒給打斷,“小倩,你既然說你工作忙,那你就安心忙你的工作,這事交給爸爸,你就把心放回肚子裡,爸爸又不是老虎,還能把喬梁吃了不成?”

廖穀鋒說完,不等呂倩再說什麼,直接就徑直掛了電話。-